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穆紫荆专栏 >> 详细信息

鲑鱼之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65次 时间:2011年2月16日 15:36

特里贝格的瀑布

 

那一年,我沿着黑森林大道去看望住在巴登-符腾堡州的婆婆。在黑森林里,来到了著名的风景胜地特里贝格(Triberg)。那是一笼罩在黑森林里的秀丽的山。山上有瀑布从山涧顺流而下。当我们顺着林间的小路往山上走时,迎面而来的风,已是透着明显的清凉了.


  随着小路的渐渐深入,潺潺的流水声,也渐渐入耳。虽然在树林的掩映之下,还看不到一丝瀑布的踪迹,然而,那清清而舒适的凉意,那活泼而跳动的水声,却已像是一张看不见的绵网,顺着树荫爬满了游人的全身,灌湿了游人的耳朵。我看见那沿路的青苔,在树根和石头上越来越浓,越来越厚。我看见那蠕动的蜗牛,在路边的石头和草叶上,越来越肥,越来越大。终于,当我走到小路的尽头时,一道漂亮的银色的瀑布,三折两弯的在游客的眼前倾泻而下。曾看见过莱茵大瀑布之宽阔的我,惊讶于这一道瀑布的狭长
丰满。当然,在德国除了莱茵大瀑布外,是没有任何一道瀑布可以用宽阔来形容的。然而,面对着它的窄小我还是被它那丰厚而不息的水流而感动了。


   特里贝格的山道,被铺设得平展而舒坦。之字型的坡道,省去了人们抬膝攀登的辛劳。游人们从外面炙热的阳光,走进这一片绿色的清凉,然后,闲庭渡步于流水和光影之间,不知不觉之中,或渐渐的高去了,一层一层的接近了高高在上伸手不及的蓝天白云,或慢慢的低去了,一弯一弯地面向了无声无息顺着山道默默流淌的小溪。

 

海明威的足迹


  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龙则灵。”特里贝格附近的山貌,高高低低从海拔6001300米,不算很高,然而它却因了有一个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名家曾经在这里住过而在游客的眼里,生生的多出了一层特别的游趣。在山道边的一块硕大的披挂了点点青苔的石头上,我读到了一块说明牌。牌上说,1922年,欧奈斯特·米勒尔·海明威来到此山租了一条小溪以尽其钓鲑鱼之乐。海明威生于1899年7月21日,自杀于1961年7月1日。推算他来到德国的黑森林时,年仅23岁。然而这一次黑森林特里贝格的经历,明显地在了他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痕以至20多年以后,当他进入中年,开始动笔写他以后称之为自己最为喜欢的那部小说乞力马扎罗山的雪时,他在书中还特意记下了这年轻时的一幕:


  “战后,我们在黑森林里,租了一条钓鲑鱼的小溪,有两条路可以跑到那儿去。一条是从特里贝格走下山谷,然后烧着那条覆盖在林荫(靠近那条白色的路)下的山路走上一条山坡小道,穿山越岭,经过许多矗立着高大的黑森林式房子的小农场,一直走到小道和小溪交叉的地方。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开始钓鱼。”(摘自汤永宽译本)


  我要去看海明威钓鱼的小溪,于是我便沿着另一条路陡直的路,爬上树林的边沿,然后翻过山巅,穿过松林,便看见一片草地。在草地尽头有一座桥,桥下有一条小溪,溪边生长着白桦树。小溪很窄,然而水却及其的清澈而湍急,它们轻轻地快快地流动着,在白桦树的根边冲出了一个一个小的潭。
  海明威在书中还特意记录到了一家客店,他说当时“那店主人这一季生意兴隆。这是使人非常快活的事,我们都是亲密的朋友。第二年通货膨胀,店主人前一年赚的钱,还不够买进经营客店必需的物品,于是他上吊死了。”(摘自汤永宽译本)那间客店今天却已变成了一个百年老店。可怜了那当年因为通货膨胀便上吊自杀了的客栈老板。他可能想象不到,如今在客栈因着这百岁的盛名,变成了游人必到此一歇的去处了。

 

真正的黑森林蛋糕


  在客栈的咖啡厅里,卖着著名的号称是真正的黑森林蛋糕。我们从山上下来后,便也自然的到那里消歇品尝黑森林蛋糕,果然是非常与众不同。蛋糕上,并没有我们通常所见的十二个大而黑的樱桃而是一圈小得如珍珠般的红樱桃。蛋糕上的惯奶油厚得难以形容似乎是通常的三倍之多。而在这一层厚厚的惯奶油里,加入了很多樱桃酒让人整个的从上醉到下。


  吃过看过以后,似乎特里贝格便只如此了?然而不也。我所感受的特里贝格,除了它所带有的海明威的足迹,除了它那貌不惊人的狭小瀑布,更多的迷人之处,是在于它的那份闹中取静的悠闲姿态。
  特里贝格的山脚下,缠绕了一条乡间公路,大的旅游巴士,小的私人轿车,沿途停满了泊车场。由游客而衍生出来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旅游品纪念商店也如一颗颗珍珠般的镶满了山脚。从那里上,你是完全听不到一滴瀑布声的,你也看不到一丝林中的荫凉。你所感受到的,只是一份热闹而又略带一点俗气的熙攘。
  然而当你跟着那些晃动着的人头,三三两两地消失于一条条沿山而上的小道时,你无法预知在那里面等待着你的却是一条银色项链般的美丽瀑布和洒满了绿色浓郁的森林老道。这一切的美丽和动人,是如此的深藏不露,让你走过时并不觉得,只有走入时才会被迷住。如同一条并不显眼的鲑鱼,只是自在地潜在水里活泼地游着。这样的一份毫不张扬却内含芳香的魅力,是特里贝格让我难以离开的原因。她那有山,有水,有色,有味然而却安静优雅的姿态,给过客的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走进特里贝格,犹如一条鲑鱼流入了小溪,所享有的只是一份如归如爽的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