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齐墨有话说 >> 详细信息

忆何跃:死于非命 锥心之痛

热度0票  浏览1392次 时间:2011年2月16日 12:32

齐墨有话说

 

        11日下午,我接到巴黎一位友人的紧急电话,告知何跃在巴黎被人杀害!而同时被杀死的还有两人。这个噩耗如此突然,使我震惊到无言以对的地步。但是不久之后,我接到了不同地方的朋友的电话和邮件,再再证实著这个可怕的消息:我的朋友何跃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而此一血案,也迅速成为欧洲华人当天的头号消息。


 二十年的友谊


 

       我和何跃的认识,起源于22年前64那场改变了许许多多中国人命运的事件。他当时在荷兰的海牙。大约在1991年我们开始频繁见面。他出生于1964年,比我小几岁,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的全国总工会工作。当时,中央机关的青年职工,需要参加讲师团,到外地当老师一年,支援贫困地区的教育事业。他在到安徽支教期间,结识了他后来的太太袁琳。阿琳家有5个姐妹,她是老大,是当地的美女,年轻时还能歌善舞。

       我们相识的时候,何跃已经在海牙开办了一家中餐馆——金菊酒楼。于是这里就成为我们经常聚会的地方。我当时在德国西部的城市Münster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同时在Bochum大学马汉茂(Hermut Martin)教授那里做中国当代文化研究课题,而更多的时间用在社会活动上,在欧洲和全球到处奔波。而何跃的想法与很多留学生不同,他更有经商的头脑,开餐馆、买房子,样样走在我们之前。他的身体健壮,瑞典的刘浩兄送他一个外号“小钢炮”,能在厨房里得心应手地工作,每天仅休息几个小时,业余时间下象棋,总是精力充沛。阿琳打理餐馆的大厅,夫唱妇随,生意火红。在他的饭店里,我认识了很多荷兰的朋友,包括舒凤锵伯伯,他当时已经年逾70,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国民党老兵和统派人士。

       1993325,我们家的大女儿汉蒳和何跃家女儿琳达同一天诞生。琳达比汉蒳大了几个小时。有了孩子,两家的往来就更加密切。在汉蒳满月时,何跃兄和当时荷兰的郭远航、王国兴等人,专程过来喝酒祝贺。当时留下了一些珍贵的照片,今天翻看,不仅澘然泪下。

        此后我们欧洲各地甚至美洲来的朋友,多次在海牙何跃的餐馆和他买下的楼房里聚会,吃住他全部承包了下来决。何跃为人豪爽,仗义疏财,有我们山东古人的侠义心肠,他笑起来也很爽朗,乐于助人,结交很多朋友。这几天,他的音容笑貌,还是时时展现在我的面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19941118,我在小城Dülmen开办了一家小餐馆,名为大唐饭店。我乃一介书生,舞文弄墨尚可,煎炸烹调外行,没有在餐馆里打过工,经验不足。何跃兄亲自率领荷兰多位弟兄阿海、阿陈等人和舒伯伯,前来帮助装修和开张。这算是我在德国下海的第一步。这家餐馆后来发展尚可,3年后我们出让给别人了。那时,何跃兄和很多人来帮忙,像德国的孙贵武兄和刘卓行先生,让我终生难忘。而他从我的餐馆回荷兰时,因为要赶时间开车出了事故,他也是自己出钱修车。而当时我还没有能力为他承担修车的费用。但是我想,今后一定会有机会给予回报。

        而在家庭方面,何跃兄也让很多人羡慕。他的第一个女儿出生后,此后的两年,他的儿子和小女儿也相继到来,当时朋友圈子中有一个说法:“何跃的速度”,指他在家庭育儿和生意发展上,均是快速发展而且还两不误。


 法国著名侨领


        政治并不是人生活的全部。何跃兄到巴黎后,开始改变了人生的方向。

       1995年,当时在国内很著名的企业家——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在巴黎流亡期间,接手了一家高档的中餐馆,维持生计。但是,万润南也不擅长经营中餐滚,就卖给了何跃。何跃从海牙来到巴黎,开始经营这家“岳阳楼”餐馆。中国著名书画大师范曾题写的店名,与金壁辉煌的装修,显出了这家餐馆不同凡响的地方。从此,何跃开始了在巴黎的快速发展之路,成为巴黎著名的侨领和华人社会活动家。

        1996年,我开始策划办报。1999年,我们搬家来到了法兰克福。在经商方面,何跃兄总是我们的榜样。我们经常相互问候,了解对方的发展情况。

        2000年以来,中国人出国旅游之风大盛,而组织和接待中国旅游团,成为欧洲华人的重要生计,特别是在巴黎和法兰克福这样的国际城市,更是如此。机会总是会给有准备的人。何跃看准这个趋势,率先在巴黎开办了以接待中国旅游团为主的“川外川餐馆”。而此时,岳阳楼因为地点的关系,无法与旅游业接轨,他就出让了。何跃的川外川餐馆,成为巴黎一个著名的去处,也是各种团队首选用餐之地。他还在饭店一旁开办了一家免税店,为前来就餐的游客提供购物方便。因为这种关系,他进入了欧洲旅游业界,数次参与组织欧洲导游大会和竞赛。1998年,何跃创建巴黎扬子(中国)集团,担任董事长,该集团是一家集传媒、投资、贸易、旅游和餐饮于一体的多元化集团公司。在此期间,他先后担任欧美同学会商会副会长、旅法中国同学会会长、欧洲中国西部大开发促进会会长、法国华人旅游界联合会会长、法国《华商报》社社长、成都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并创建了法国川渝同乡会,出任首任会长,此后担任永远荣誉会长。

        在他这一阶段的经商活动中,有两件事情与我有关。川外川在巴黎成功后,他计划在法兰克福开办第二家,让我给寻找地方。2001年,曾世雄先生和我,为他选定了火车站附近原来的住家菜餐馆,他来看了后,感到很满意,立即决定买下。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合作经营这家川外川餐馆几年。此后,他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也开办了川外川餐馆。当时,他想在整个欧洲推广川外川这个川菜的品牌。后来法兰克福的川外川餐馆被火烧毁,我们也退出了经营。在这期间,我们还策划在法兰克福开办一家免税店,但因为当时身体不适而作罢。

         2002年,我们为出版《华商报》法国版而再次合作。此时,德国的《华商报》已经出版了4年,而英国的《华商报》也问世两年了。这一年的年初,法国《华商报》也创刊了,何跃担任社长。此后,3家报纸在3个国家相互配合,影响与日俱增。但是,由于何跃事情太多,特别是他在2006年之后几年间,在四川绵阳投资了科技园,为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提供基地,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国内,海外的事业出现了顾此失彼的现象,而法国的华商报社经营不是很好,只能暂停发行。

        何跃兄在致力于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很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在历次国内发起的募捐活动中勇为人先。2004年他出资100万元人民币,赞助欧美同学会年会在巴黎召开;在中国西北投资兴建了2所希望小学,捐办5个侨心书库。与此同时,多次赞助国内演出团体赴欧洲演出,宏扬中国传统文化。为活跃在法华人文化生活,巴黎扬子集团还投资组办了篮球队、围棋队。我们在德国也相应地组织过篮球队,组织过川外川杯比赛。而我本人从中学时代一直是篮球队的主力,这一点与何跃的爱好也相同。在2004年至2007年期间,他率队赴国内参加世界华人篮球赛并取得好名次,其中2007年在桂林夺得青年组冠军杯。


 死于非命让人痛心不已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在何跃兄身上再次应验。他的豪放热情、乐于助人的性格,使得他到处有朋友,生意场上左右逢源。而恰恰是这个性格,导致他交友不慎,宝贵的性命丧失在一位丧心病狂之徒的手里。这样的结局,怎能不令人痛心疾首而泪满衣襟。下面是我从各方面获得的消息的一个综合叙述。

        22年前的那场席卷全球的民主大潮中,一个出生于1951年名为苏宏杰的人,在日本加入了民阵。不久之后,他从日本来到法国,并在巴黎获得政治庇护身份。此人属于那种沉默寡言、猥琐矮小的类型,不会引人注目。尽管我见过此人,但今天却无法描绘他的面相。他当过兵,在1979年参加过对越南的战争,熟悉枪支武器,此后在《人民日报》担任过印刷工一年,1988年前往日本读书。

        最初他在巴黎靠打工过活。后来做过导游。住在巴黎19区。他与人合股开的日餐已有多年。餐馆的地点在巴黎著名的红磨坊附近,最初生意还不错,每月有4万欧元的生意。但是在2年前,他交了一个在法国没有居留身份的情人后,对其发妻多次进行残暴殴打,并把她赶出餐馆。而他本人住在餐馆里。有一次苏的妻子告诉何跃的太太说,苏宏杰甚至用刀割她的肉。而家庭出现这样的问题,苏的餐馆生意一落千丈,经营举步维艰,据说每月的营业额在1万欧元左右。他开价38万欧元出售餐馆,但在贴出出让广告后也乏人问津。

        苏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何跃。他们俩人是认识10多年的朋友,而何跃因为在旅游业界有很多人脉关系,让苏看到与之合作会有机会复兴。苏多次肯求何跃购买他的餐馆股份,参加其饭店的经营,并答应在何跃帮他还掉其部分债务的情况下,给何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让何控股他的餐馆,餐馆的赢利他们对分。由于苏的品行不太好,周围许多朋友都劝何跃不要与其合作,而阿琳更是坚决反对。但是,何跃在苏宏杰的多次恳求下心生怜悯,愿意帮助他度过难关,也考虑到红磨坊附近有很多中国旅行团经过,会有生意。

        何跃首先投入了前期费用对餐馆进行了装修,并将餐馆改名为川外川。为了协助苏宏杰,何跃又从他自己餐馆里派遣厨师陈龙宣和跑堂薛艳文去新店。而饭店营业执照,还是在苏宏杰的名下。在这期间,苏又提出让何跃再给他10万欧元还债。何跃没有答应苏的无理请求,但还是答应苏在以后的经营正常化后,再给苏一部分费用让他还债。苏当时答应了这个条件。

在合伙的新店刚刚开业后,苏又提出让何跃马上给他5万欧元,不然他就要低价把店卖掉。在何跃多次拒绝后,苏就找到一个温州人,愿意出24万欧元购买此店。其实,苏宏杰的如意算盘是让何跃投入资金装修,并将生意和声誉提升起来,而他自己可以将店出售出去,让何跃投入的资金付诸东流,他自己获利。在苏与买家讨价还价的时候,被何跃派去的厨师和跑堂听到了,告诉了何跃。何跃在得知苏的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后,对苏提出了法律警告。210日中午1430左右,何跃和苏约好在新的饭店进行股权谈判。而何跃此行没有告诉阿琳和其他人。所以,家人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直到苏杀人后报警,才得知何跃已经离开了人世。

        据目前得到的消息,苏宏杰在何跃抵达后,用一把AK47的冲锋枪,将何跃和厨师陈龙宣、跑堂薛艳文扫射打倒在地。一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了。据说,苏曾经用此枪来威胁过他的太太。而他非法拥有的冲锋枪是从黑市上购买的。此后,他又用刀砍剁和刺捅受害人,并将其中两个人的头颅割到只剩一层皮和身体相连。或许,苏先行将跑堂和厨师杀死了,后来何跃到达后又杀害了何跃。或许苏还有帮凶在侧协助他杀人,这些细节还不清楚。而苏杀人后又用刀肢解受害人,很可能是想将尸体运走销毁。而何跃身上的几千欧元的现金和他的车钥匙,均不见了。

        苏宏杰在当天晚上2030分左右,到巴黎8区警察局投案自首。他自己告诉警察说,何跃前来敲诈他,他为了自卫而打死了何跃等3人。


悼念死者 慰藉亲人


       尽管我们已经知道:人心不古,道德浇漓。但是,苏宏杰丧尽天良的举动,再加上受害人也是我的至交好友,事件对我的震撼之大,让我一下难以承受。

        苏上过战场,会有冷血的一面。但是,当他枪杀帮助过他的恩人时,内心该是多么得凶残。他策划了这一场屠杀,杀人后有用刀砍剁死者,其血腥的举动,更让人不寒而栗。苏宏杰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其狠毒之极,超过中山狼,用豺狼成性来形容,毫不过分。

       何跃的死,再一次呼唤中国人的道德回归。我们活着的人,要更加关心自己的亲朋好友。我很后悔最近这些年,没有常去巴黎,与何跃会面聊天。当年那种围坐喝酒唱歌的场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巴黎的“天府乐园”发出了一个呼吁:献出一份心,照亮一个家,沉痛悼念2.10巴黎3位华人受害者。呼吁说,陈龙宣师傅刚到法国数十天,他为人耿直,热情开朗,厨艺高超,深受同事及客人的欢迎。薛艳文女士在同事眼中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克尽己任,吃苦耐劳,服务态度非常热情的人。何跃先生为人和善,热心参加公益事业及巴黎华侨社团活动,深得其员工朋友和家人的厚爱。三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嘎然而止,三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突遭横祸。

        对于这个令人痛心的事件,我们对三位的突然离世表示极大的震惊和沉痛的哀悼,对他们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慰问!受害者薛女士多年前离异,现在中国有一个二十二岁女儿和父亲一起生活在上海。

        陈龙宣大师傅来自一个贫穷的山区,2008512,他的家乡四川彭州发生了大地震,地震摧毁了他的家园,作为家里面的唯一生活支柱,他毅然一个人来到举目无亲的欧洲养家糊口。然而,祸不单行,工作上不顺利,又接着岳父的突然离世,正当他来到了法国,遇到了非常赏识他的老板,准备大展拳脚时,地狱的使者又再次向他伸出双手。现在陈师傅家乡尚有两位八十多岁的老父母、岳母、妻子和一个十岁的女儿。这5个苦命的人啊,他们现在失去了家里面唯一的男人,唯一的生活支柱。

        在这困难的时刻,川外川集团、巴黎旅游协会联合组织了一个献出一份心,照亮一个家的募捐活动。目的是为了给受害人家属筹募经费,作为办理身后事,为他们即将来法的家人筹募路费及日后生活费等等。

        血浓于水,爱心无国籍,希望大家都能伸出温暖的双手来,踊跃捐款,您的一份小小的心意,可以给他们的家庭带来暖暖的同胞亲情。谢谢大家!!!

         捐款地点:88, Rue de Provence, 75009, Paris

         天府乐园,联系电话: 01 42 82 10 28

         何跃有兄弟姐妹5人。他的大哥何首都回忆,前几天和何跃曾通过电话,他说本月18日将回北京参加一个会议,次日回成都,希望侄女的婚期能推迟,等他回来再办。现在根本不敢告诉母亲,怕她受不了刺激。而侄女的婚礼,何跃是再也无法参加了。

       11日晚,法国川渝同乡会现任会长杜鹃刚从外地返回成都,就接到了来自法国媒体记者的电话,被告知何跃遇害,这一消息令她难以置信。随后法国川渝同乡会名誉会长王晓宇和常务副会长陆续打来电话,在向何跃妻子求证后,杜鹃痛哭失声:非常悲痛,我当时就号啕大哭。

杜鹃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原本是特意回成都过春节的,听闻何跃遇难后,就将原定于17号返回法国的日期提前,今天将赶回法国。杜鹃也是巴黎川外川系列酒楼巴黎总店的老板,和何跃接触较多。
  杜鹃和王晓宇等多位朋友还为何跃成立了治丧小组,目前正在准备处理相关事宜,我们会为他召开哀悼会,法国的川渝籍华人华侨也将随时为其家人提供帮助。

这几天来,我深深沉浸在悲痛之中。很多朋友约好,要到巴黎去参加何跃兄的追思会。我希望能为他的家人做些什么,希望受害人的亲属,能更加坚强地活下去。 

 1993年何跃来德国时的照片

 

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