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殷美兰专栏 >> 详细信息

幸福晚年--老人失智症的病人和護理者所需要的關懷照顧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427次 时间:2011年2月04日 12:26

 

 

    小連剛探過一住在曼海姆護老院的中国婆婆, 據说她患上老人失智症,屬於中期,有中国朋友來看她, 她喜形於色, 有答有問, 常提到別人要陷害她, 友人离去時,她又回復坐立不安、大叫大嚷,護理員把她帶回房間去。

 

    幸福晚年, 人皆盼望, 若不幸患上失智症, 病人自己难受, 其護理者在體力和心理上都會承受很大的压力, 我在這裏嘗試討論在德的毕人病者和護理者所需要的關懷照顧。

 

    前文提過老人失智症是种無法治療的腦退化病, 患者在神智清醒的情況,智力、体能逐步衰退, 異於正常的老化過程,最終需要完全依賴他人照顧, 並要接受不同層次的服務。失智症病發過程因人而異, 潛伏期可長達15, 由病發至逝世, 平均為810年。

 

    失智症的臨床徵狀可分為4個階段, 所需的護理照顧如下:

最早期--記憶力輕度衰退, (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Kognitive Beeinträctigung), 人性格也逐漸改變, 對事物興趣減低、技能水平下降和情緒抑鬱。在記憶診所裏一德国病人的妻子敘述其丈夫為修理汽車匠, 忽然發現自己的技能水平下降, 無法善其工, 情緒甚差, 常無故發脾氣, 家庭医生沒注意,妻子覺有異, 與家庭医生單独談, 医生才給他介紹到記憶診所(Gedächtnisambulanz),為他作詳細檢查, 推断他患上早期失智症, 他需要每星期接受兩次的記憶力訓練。

    

    理論上「及早診断」以医治那些可以治療的病徵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在早期階段,了解問題、盡早訂出照顧計劃,將大大減輕患者和護老者的压力, 一般德国家庭医生沒有及早轉介病人就診的情況多的是,華人又因語言、文化障礙,就更要求医生主提出作轉介服務,在這關口上,人長者自己和家人便要早点醒覺,辨別患者求医的迫切性,向医生詢問和尋求轉介服務,所轉的可以是腦科、精神科或直接到記憶診所。医療保險制度三改四換,医生自身生存受到威脅,病人難以体貼,人便更要為自己健康權益爭取,不怕痲煩,要問即問,即到拿得轉介文件為止。

 

   「及早治療」特別在早期階意義重大,在医葯界沒有靈, Memantine算是療效高,但價格高昂,–般到後期才能從医療保險得到配方,為期已晚,補天無力。另外「記憶訓練」在預防和早期治療效用最好,可惜住在德国的華人德式的「記憶訓練」受用不大,用德式的心理神經技能測驗不能準確推断患者早期病發的情況,華人要爭取在医療建制架構,設立輔導移民長者的支援服務,讓這群曾為德国經濟献出勞力的長者能健康地安享晚年。

 

    財政援助:

 

    隨病情惡化,体弱的長者需要重新適應生活環境,或購助輔助器材或設備,可以向医療保險申請資助。從前老人失智者沒法被納入只以身体障礙為審的標準的「護理金制度」,2008年开始,護理医療保險將「老人失智症」納入制度,額外資助要照顧日常不能自理的老人失智症患者,最高護理金可達2400欧元,病人或監護人可選擇家人和護理機構綜合服務,護老者生病或放假,可申請院舍暫託服務,住院費由療保支助。

 

    法律方面: 失智者不能自理日常生活,、家人應及早訂好「持久授權書」,以便他人代理医療、財政等事務,否則監護法庭會隨便選個陌生人來作監護人,惹來諸多不便。授權書可透過律師或監護協会來辦理,後者是免手續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