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毕砚的细城 >> 详细信息

一封小鸟给大鸟的信

热度0票  浏览472次 时间:2011年2月01日 12:16

[专栏·毕砚的细城]    

毕砚,性不羁。旅澳,旅欧。MBA,辅修亚太社会学。写文化专栏,品世界美食,探多元文化。忠于自己选择的生活。

    小时候,大鸟领着小鸟飞;长大后,小鸟也会带着大鸟飞。

一封小鸟给大鸟的信

                                                                 

    “眼光停在你的发尖 ,划下一条线,穿过眉之间, 驻留在你唇边。这就是我最钟爱的脸,睡在梦里面,紧闭的双眼,不觉红尘百变。”

    而我,却不愿你看见, 我追逐在人群之间, 是为了多爱你一天。我很期待你飞得高飞得远,飞得看似一小点,却怀着你听不到的思念;

    我很盼望你飞得高飞得远,飞在那众人之前,

    我也准备好有一天,你将飞离开我身边。

    所有一切, 我都心甘情愿。”

    200110月,一对满怀茫然惶惑担忧不舍的大鸟,在广州白云的人潮中,失声痛哭。大鸟的孩子,将要去远航,去一个遥远、神秘、说外国话,吃外国饭,做外国事,无数未知的地方。大鸟不知他掌心行将放飞的雏鸟,在那段即将开始的独自翱翔中,会否遭遇风浪,会否折翅,会否认得栖息的方向。大鸟满心惦念,衷心祝愿,全心守望,直至看到雏鸟羽翼渐丰,收获了成功的坚果,爱情的甘露,和自信的笑靥。

    两个半月,78天,1872个小时,112320分钟,或许,所有的跌跌撞撞,悲喜忧郁都是烟云过眼;固执留下的,是我们一同拥有的时光,马德里、莱因小镇、里昂、苏黎世、维也纳、布拉格……诸多美好回忆。作为一个四海为家,钟爱行走的孩子,长久以来拥有的这个梦想,她用八年的海外生活作为积淀,去实现。之所以掰了分钟来计算,我以为,一个长大的孩子,能拥有这样一段跟深爱的父母一起世界旅行的时光,是应该诚心朝拜,千金不换的。像很多对其他家庭一样,我们以生命的名义来到一起,成为了血脉相连的父母亲和孩子;却又以生活的名义分开,仿佛信首那段歌词中唱到的一样。台湾歌手熊美玲,《心甘情愿》,深情刻画了父母对孩子的爱。

    然而,人生分合寻常事,每一次的分开,都是离下一次的见面更近了一步;就像一扇窗户为你合上时,必然有另一扇,正在为你打开。离别这扇,或者爱情那扇,不过了了。重要的是,每一番雁过留痕,都会留下善的东西,光辉的东西,积极向上的东西,把我们打磨成更好的人的东西。我是一个不断寻觅这样一个东西的孩子,用“孩子”,是因为它给予我很多的可能去实验人生,实验飞翔。一个孩子,被允许在生活的蓝天里横冲直撞,因它的面前永有无限可能。正如我在十月间提及的:我的父母,是我的朋友,时至今日,我们仍然互相搀扶,互相鼓励,一同成长,共同面对世界变幻。

    世事却又是矛盾的,一对我相识三十年的朋友,可以信赖我的万般,包容我的苛责,却唯独不信任我面对人生的能力。否则,此时正在看信的你,为何眉宇紧锁,心情复杂,不露颜笑呢?

    会心地笑吧,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漫漫长路,匆匆过隙。父亲叫我三省吾身,其实,我对自己的剖析大胆狂放,清冽透彻,但是,看清自己跟完善自己,隔着长长的岁月,又或者仅一个释怀的笑靥。人生的意义,不就在这不平凡的追寻中吗?多舛,抑或丰硕,大抵要等到谢幕,方才揭晓啊。而于我,大幕尚才徐徐拉开,温暖的爱意,亲切的体谅,卓越的成就,丰满的人生,绕膝的儿孙,我的面前一望无际,一片葱郁。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