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金铃儿专栏 >> 详细信息

感谢女儿

热度0票  浏览409次 时间:2011年1月21日 11:39

很久以前读过一篇文章,写一位女士参加她女同学的葬礼回来的路上,想到她之所以在同学刚刚四十岁就英年早逝之后,还能这样健康,不由得要由衷地感谢她的女儿。她跟那位同学的境遇其实都差不多,只是离婚后,那个同学离群索居,孑然一身;而她呢,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儿。她想,如果那个同学也象她一样,每天不管自己情绪怎样坏,工作怎样忙,为了女儿也要按时做饭,有规律地起居。有个小人儿,虽然有时不懂,也听她唠叨,跟着她悲喜,她又怎么会抑郁成疾,这样年轻就逝去了呢?

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女儿还小,我刚离婚不久,还没有深切地体会到作者的心境。可是,有一天,当我在异国他乡,坐在餐桌前,看见14岁的女儿给我写的纸条:“妈妈,把蛋糕都吃掉吧,再剩就不好了。”我的眼睛湿润了,对我这个懂事的女儿,怎一句简单的感谢的话了得啊!她不但令我身心康健,令我有活下去的勇气,更令我对生活、对生命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她跟我来德国的时候才十三岁,跟我一起经历过惊恐、无助和心理的大幅落差,也做过很多在国内的孩子想都想不到的苦工和家务,还一直无微不至的在身边关心照顾我这个有身孕妈妈。

女儿从小就是个“大孩子”。出生时就8斤重,比普通的孩子长5公分,哭的声音又响亮,出生前的各种检查都显示出90%的男孩儿可能性,所以,当她出生后是女孩儿的消息通过电话传给她爷爷奶奶的时候,电话那头儿是意味深长的沉默。也许自知是个女孩儿大家没有思想准备而不太受欢迎,所以她从小就很乖,用她奶奶的话说,乖得都让人过意不去。看人家邻居的男孩儿,整天哭闹,生病的时候更是要大人们抱着、来回走着、摇晃着、唱着、哄着,而她呢,醒了就冲人笑,困了就一闭眼,睡了。而且,她几乎不生病,生了病反而比平常更乖,吃药也一点儿不费劲儿,上小学的时候,生了病也从不耽误课。有一次课间摔个大跟头,流了一脸的血,老师吓得赶紧带她上医院,缝了两针,回来她又坐到教室里上课去了。

就这样,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她就长得比我还高了。

在国内,每对夫妻只能生一个孩子,专家们都说,女性最佳的生育年龄是20岁出头儿,我生女儿的时候24岁,想必也是在最佳育龄的原因吧,女儿非常健康。记得妹妹生孩子的时候28岁,我们都觉得她是个高龄产妇,非常恐慌。可是到了德国,38岁高龄的我竟然要生孩子了,无疑在国人眼中是个老龄产妇了。虽然大家都说我跟女儿站一起象姐妹俩似的,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嘀咕,毕竟不年轻了。发现怀孕的时候已经超过8个星期了。跟大夫编了好几个理由,大夫说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权利帮我打掉。在德国,要打掉一个胎儿,要经过卫生局批准。而且要两个以上的大夫的证明你的身体不好,确实不能生育。

就在我和大夫据理力争的时候,我无意中看见了大夫身后的墙壁上张贴着很多婴儿的照片,还有一张大挂图,显示着从一个小细胞到一个成型婴儿的演变过程,而八个星期,这个小生命就已经有了人的雏形。我的心一下子柔软下来,想起已经高过我半头的女儿,也是这样一点点长大的,而现在又有一个小生命已经在我身体里每分每秒不停地努力挣扎,他是有权利生存下去的!

恰在这时,一个朋友的一段话又深深地触动了我。她说:“千万不要打胎。一个生命经历了500年的修炼才找到可以投胎的地方,你随随便便就把人家了断了,那个小冤魂没有地方去,就会一辈子跟着你。”这番话加坚定了我要这个孩子的决心。那个“朋友”,其实从来我也只见过她一面,现在想想,她跟我相识,好像只为了来跟我说那一番话的。

是啊,虽然我跟再婚的丈夫已经决定分手,可是毕竟孩子无辜,他也是一个小生命啊!我甚至已经开始感觉他的心跳和呼吸。这个孩子,我要定了!

我脸上开始长大大小小的胞儿,内分泌开始失调,情绪也不稳定,大家都说这是生儿子的征兆。我心中暗喜。原来在我心里也藏着中国几千年重男轻女的观念吗?我不愿意承认,替自己辩解说,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再生了个儿子就全乎了。

我女儿听说要有个小弟弟,高兴极了,开始象个小妈妈一样呵护照顾我。大夫和护士听说我决定生这个孩子,也都笑逐颜开地祝贺我。跟我学太极拳的学员们虽说对我因此而中断课程而感到遗憾,可是都真诚地拥抱我、恭喜我。我说我年龄太大了,她们马上现身说法,一个说她生双胞胎的时候也跟我这么大,另一个说,她有一对龙凤胎的弟妹,是她妈妈四十一岁的时候生的,听得我心安一大半儿。

在德国,很多妇女都是年轻的时候忙事业、忙工作,生孩子的时候已经不年轻了。国家为了鼓励人们多生育,不但生产的时候有很好的妇儿医疗保健,而且孩子出生后,还有很多保护和帮助妇女儿童的政策。话虽这样说,可是胎儿还是要一点点儿的长大,十月怀胎,体会着作母亲幸福,也要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不便和困难。在这远离亲人和朋友,语言不通,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我这个贴心懂事的女儿,我根本不可能这样健康而快乐地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就在我身体笨拙得快走不动的时候,女儿除了每天照常用功地上学,还为了帮我缓解经济上的压力,每周三个半天在课余时间去一个小超市去打工。为了让我不老呆在家里闷着,她也常常拉着我去逛街。我们每次买了东西,她都把重得跟石头似的大包小包自己提着,让我甩着两只手在旁边跟着,还开玩笑逗我乐,说喜欢看我这样甩着手、挺着肚子、象企鹅似的走路的样子。有一次我实在不忍心,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抢着去拎放在地上的购物袋,那袋子竟然纹丝未动!我心里难过极了,这样小的年纪,提这样重的生活担子,让我怎么忍心啊!每次回到家里,我累得倒头就躺下动不了了。可是她呢,又跑进厨房里忙乎开了。开始时,饭做的不好,她就哭着说:“我本想做成姥姥教的那样子,可是吃着味儿不对。”我赶快安慰她说:“不错不错,比姥姥不足,比妈妈有余。”

后来她不仅会做简单的饭菜,还常常替我安排食谱。家里什么该买了,什么不赶紧吃就坏了,垃圾该怎样分类,衣服怎样洗更省力,冰箱里的东西怎样摆放更合理,她都比我还清楚。我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她知道胎儿长头发母亲要吃坚果,她就趴在地上砸核桃给我吃,我去语言班上德语课,她也帮我在饭盒里装满零食和坚果,嘱咐我不要饿着,孕妇要少吃多餐。有时候我嫌她唠叨,就开玩笑地说:“Yes, Mam.”而她就真跟个小妈妈似的。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带什么东西,到朋友家小住,都是她替收拾和准备行李,不用我提重物,也不用我操心。她还常常到药店去拿免费的杂志,找漂亮的宝宝照片给我看。真是懂事得让人过意不去。

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也有情绪不好,心神不定的时候,我就帮助寻找排解的方法,鼓励她听音乐,参加跳舞班儿,在家试遍所有漂亮的衣裙,给她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还跟她一起翻字典,给小弟弟取名字。有一次,我们先合上字典分别说页数和行数,打开一看,那个字根本不能用作人的名字,还有一次差一行就是“败家子儿”,我们俩哈哈大笑,所有的烦恼都忘到脑后了。

她是个非常有爱心的孩子,喜欢所有的小动物(除了蛾子)。记得她小时候,我陪她一起看动画片《狮子王》,小狮子辛巴流亡到丛林里,跟叮螨和豪猪一起吃树叶夹着肉虫做的三明治,她馋得直流口水,说:“妈妈,我也想吃。”

她老是想在家里养些小动物。在北京的时候,因为人口密度太大,居住环境不允许,政府限制养小动物。女儿那时住在学校里,实在没有东西可养,她就抓了几只癞蛤蟆当宠物养起来。放假的时候我去接她,车开到半路,她突然大叫:“妈妈,大事不好,我的癞蛤蟆还在床底下呢!”我赶快掉头开回学校,把那可怜的小家伙们都放掉,不然一个假期回来,它们非死掉不可。

来了德国,一个朋友的姐姐有一个大农场,养了几千头猪、28匹马、两条狗和两只猫。可乐坏了我女儿,放假的时候,她常常去这个农场帮忙,特别钟情于那些高头大马。她替它们刷蹄子、换马鞍,喂食喂水,让那些德国朋友和他们的家人惊讶不已。一个比我女儿大两岁的德国女孩儿不解地说:“又脏又累,又没有人逼着你,你为什么还是要做呢?”那个女孩子开始也是喜欢马才去农场帮忙的,可是干了两天就受不了,不去了。我女儿却早出晚归,不计报酬,坚持做了整整一个假期,两只小手都皴了,我心疼地每天替她抹油。她是真的爱那些动物啊!

有爱心的人对所有的生命都充满了同情和关怀,何况对自己母亲和朋友呢?她在超市打工的工间休息里,还常常打电话来问我吃饭没有,在做什么。还常常买我爱吃的西瓜和布丁……我问她上班累不累,腰疼不疼,她反问道:“腰疼是什么呀?”逗得我啼笑皆非。年轻淳朴的女孩子,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还不懂得腰疼是什么呢。我嘱咐她不要太累,干活儿不用快,悠着点儿劲儿。她说看见活儿就忍不住想赶快干完。多么善良朴实的想法呀!有这样的好女儿,还有什么难关过不去?还有什么烦恼和忧愁呢!

说起来也是有令人担心的地方。我很担心我这样的境况会拖累了她。我尽量让她少些担忧,让她专心学习,托朋友给她找好的学校;她打工赚的辛苦钱我尽量省着不用,将来都用在她身上;努力乐观向上,每天坚持学习,给她做一个百折不挠的榜样;尽量做力所能及的家务,让她吃喝可口,象在国内一样,减少她的思乡情绪;多听她诉说,在外面碰到的人、遇到的事,多开解劝导她,给她讲做人的道理……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教育了我自己,为了给这样的好女儿做个好妈妈,我怎么能不健康快乐地活下去呢!

后来我顺利生下儿子,女儿因为还未成年,不能进产房陪我。孩子生下来以后,护士抱着小婴儿,特意跑到守候在门外的女儿面前:“快抱抱你的小弟弟。”女儿当时泪如雨下。

之后在医院的几天,女儿天天到医院给我送饭。她按照我说的方法熬好鸡汤和红豆粥,装在保温壶里给我送来。有一次,为了追赶电车,把装着滚烫鸡汤的保温壶给摔了,她还满怀歉意呢!我说:“傻孩子,只要你没有烫着就好啊。”

……

如今,女儿已经高中毕业,以优秀的成绩被不来梅大学录取。在德国,高中毕业舞会非常隆重。女孩子们都穿晚礼服,个个光彩照人,让人恍惚间象在好来坞的星光大道上。晚礼服、入场券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可是为了她这一生的最重要时刻,也为了表达我对女儿的爱心和感谢,我带她一起去挑了她最称心的礼服和皮鞋,舞会上又送给她一块名牌手表。

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我心里百感交集,当女儿跟我说“谢谢”的时候,我心里却千百遍地说着:“我该谢谢你呀,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