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金铃儿专栏 >> 详细信息

我家有个小天使

热度0票  浏览516次 时间:2011年1月21日 10:15

 

   我有一个儿子,我给他取名“Angel”,就是天使的意思。

当我去领出生证的时候,那位认真负责的德国女人,拿出一本像我们的《辞海》那么厚的名册,说,“‘Angel’这个名字很好听,可是它是一个中性的名字,男孩儿、女孩儿都可以叫。请您在这本名册里面再找一个专门给男孩子的名字。”我看着这本厚厚的名册,像站在悬崖,就要掉进大海一样,有点晕。忽然想起一个朋友的名字:“Andy”,好叫也好记,尤其在德国人的嘴里,不会走样。德国人的“Andy”是“Andreas”的简称,而我们的“Andy”,就是“Andy”,不会跟德国人重名。这样,我的儿子就叫“Angel Andy”了,翻译成中文,就是“天使安迪”。

我妹妹呢,在北京,听说我生了儿子,特意跑到雍和宫找了一位大师,告诉人家我儿子的生辰八字,花钱请人家给取了三个名字,让我任选其一。她说,无论如何,我儿子名字里必须有“禹”,才能前途无量。我知道她也是好心,而且这个“禹”是造福百姓的古代君王“大禹”的名字,我当然也不会拒绝,于是,我儿子又有了一个中文名字:“良禹”。这跟他的外文名字有点不太搭界,而且,我儿子领的是德国护照,不用登记中文名,所以有时候我就把这个茬儿给忘了。有时候我妹妹打电话,一问“小禹怎么样啊?”我都吃一惊,不知道她问的是谁。

儿子一天天长大了,虎头虎脑的,非常可爱。他整一岁那天,突然自己爬着爬着就站起来,走了几步,跌倒了,又站起来。我真惊讶,他走路不用我教的!

然后,他就开始比手划脚,大声地、大段大段地“说”起来。大人们都“哼”、“哈”、“啊啊”地应对着,当然,没有人听得懂他的话,只当一个乐子和给他的安慰。

可是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整整一年,转眼儿子都两岁了,可是说话还不怎么清楚,只偶尔迸一两个字。

“贵人话语迟”。越洋电话那头,妈妈安慰我。我倒也不是很着急,只是教他说什么话,却成了一个大问题。有人说,在国外出生、长大的中国孩子说话都比较晚,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中文,还是该说外语。我咨询了一些朋友,也看了有关方面的书,上网的时候,也特别留心婴、幼儿养育方面的信息。有关专家和一些有经验的母亲都认为,作为母亲,应该跟孩子说母语,他的外语环境将来有的是。幼儿园、学校,他的朋友、同学,都会跟他讲德语,很多在德国长大的中国孩子,到了十几岁,德语说得很地道,但是中文的四声就怎么也分不清楚。而且要培养他用两种语言思维,见了中国人说中文,见了德国人说德文。这倒是一个很令人憧憬的境界,值得一试。

于是,我就开始有意识地教他说中文,用中文唱歌、讲故事。他慢慢地开始可以说很多的词了,还特别爱看中文的电视节目。

有一阵子,我只要跟他说:“安迪,等着妈妈。”或者让他干什么,他就非常干脆利落地回答:“是!”像个军人似的。我很纳闷儿,哎,我没教过他这个呀?终于有一天,和他一起看朋友从国内带来的动画片《黑猫警长》,我才恍然大悟。我发现,让他看中国的动画片,是让他学习中文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多的中文环境,我们和几个中国妈妈、德国爸爸的孩子经常聚会。妈妈们在一起说中文,孩子在一边儿玩耍,无意中可以受到很好的熏陶。

可是,又有人提出问题来了:将来你儿子要在德国上学,入学后他不懂德语,也是一个大问题,别的小朋友可能会欺负他的,尤其我们这样的单亲家庭,孩子会产生自卑感的。是啊!于是我又开始给他创造德语的环境,费尽周折,给他找了一个给两到三岁孩子的Kindergruppe,就是我们中国的托儿所吧。每天让他跟德国老师和孩子们去说德语,回家再跟中国面孔的家人们学中文。可怜的孩子,真够累的!

这个方法还真奏效!那天我给他一块苹果,他说:“不要。”我执意要给,他就大声说:“Nein!”他心里一定想,妈妈怎么这么笨,连中文都听不懂,还得让我用德语再说一遍!

说起来有点惭愧,有一个比我儿子还小一个月的男孩子,不但会说整个的句子,而且都会“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了,而我儿子,还是一两个字地往外迸。

不过我还是不着急,“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长处。我的儿子就比别的孩子动作协调有力,个子也是在同龄孩子成长曲线的上线,而且有一双大脚,这不,刚两岁,就穿27-28号的鞋了!相信他将来一定是个大个子,我计划将来带他去中国,学习中国功夫,再带他回德国,踢足球,说不定能培养出一个体育健将呢!

有趣的是,在今年的雅典奥运会期间,我国的奥运健儿取得那么多金牌,国歌声无数次地响起。每次我们中国的国歌一响,他不管是正在吃饭,还是在专心地玩最心爱的小汽车,都会马上放下,跑到电视机前盯着徐徐升起的中国国旗,直到乐声停止,他才走开,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我想,这也是一种爱国主义的熏陶吧。

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让我的小天使健康快乐地成长,学好中文,也学好德语,把两种文化的精华都灌输给他,等他长大了,到了十八岁,有了选择的权利和能力,让他自己决定要中国国籍还是德国国籍。当然了,奥运会的比赛,要代表哪个国家参赛,也就由他自己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