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金铃儿专栏 >> 详细信息

在德国坐救护车

热度0票  浏览549次 时间:2011年1月21日 10:13

 

来德国时间不长,却已经有了好几次乘坐救护车的经历了。

 

原来我也纳闷儿,在北京的时候,很少听到救护车的声音,怎么在德国,有这么多的人需要急救呢,而且听说如果不是真的紧急情况,叫了救护车,那是很贵的,用北京话说是“要盒儿钱”呢!直到有一天,自己也坐到救护车上,才知道了救护车的秘密。

 

第一次乘救护车,是我生儿子的时候。

预产期到了,肚子也沉得要掉地下了,可以就是没有生的意思。我是39岁的高龄产妇,在不来梅又人生地不熟,我的一个德国朋友,特意从100公里外我住过的小城市赶过来,召集了她在不来梅的几个朋友,在我家“开会”。说开会是一点儿也不夸张,她们个个神情严肃,每个人领一个任务,把德国人的认真劲儿体现得淋漓尽致。我的朋友安排好了工作,还特地又开车带我们到医院实地侦察,并且跟医生见面。这时我也觉得有些羊水流出来,医学术语叫“破水”。可是医生检查的结果,说还没有到要的生的地步,可以回家。但是如果有紧急情况,就是再有羊水流出,就不可以再站起来,必须叫救护车,否则婴儿会因为缺少羊水而被憋死。我的朋友说,这可不得了,羊水出来,就是说在24小时内,婴儿就会出生。于是,她又和几个朋友在医院的花园里等着,并轮流陪我来回地散步,说最好现在再出羊水,医生就会把我留下。否则让我和15岁的女儿回家,她们不放心。可是,我来回走了半天,也没有动静。她们只好把我送回了住处。

当天夜里,我就觉得被子都湿了一片,还有些血迹,并且开始有阵痛。我怕惊动了大家,结果又不能生,就忍到早晨6点多,赶快叫女儿打电话叫救护车。不到2分钟,就有人敲门。女儿开了门,进来三个穿消防制服的小伙子。其中一个半跪在床边,很温和地说:“不要害怕,我们送你去医院。”然后,他们三个人悄声商量,说:“她是不能站起来的,否则婴儿会憋死,我们必须把她抬下去。”于是,三个小伙子,把我放在被单上,合力把我从二层楼抬到了救护车上。女儿也跟着一道去了医院。

躺在救护车的病床上,可以看到车顶上的灯在闪,却听不到什么声音。我心里非常踏实,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生产过程非常顺利,那些朋友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躺在我的身边了。

 

 

第二次乘救护车,也是为儿子,不仅叫了救护车,还惊动了警车和消防车。

那时儿子才一岁多,突然有一天发烧了。当时我正在一个中国朋友家玩,他不像往常那么活泼,而是发蔫儿,老缠着我让抱。我知道不好,就带他回家,给他吃了退烧药,他睡了好几个小时,突然就哭起来,我抱着他滚烫的小身体,心想,也许该去医院。

突然,他吐了几口,之后就抽搐起来,鼻子眼睛嘴巴乱动,眼珠子都翻上去了。我大声惊叫起来,抱起他,在屋子里乱转,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办?谁可以帮我?邻居?不,我跟他们不熟悉,而且他们能怎么样?救护车!该叫救护车!我赶快拿起电话,拨了112,对着电话里的人大喊:“快来人,我的儿子要死了!”我真的以为我儿子要死了。

电话那头儿,一个男人的声音:“请不要着急,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这时候,我儿子又开始抽搐,我疯狂地哭喊起来,“快,快,我儿子就快死了!天啊!”我一着急,连中文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更不用提德语了。“请不要着急,我们马上来。”我刚放下电话,就听见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电话又响了,电话里那个男人安慰我,“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在路上了。”我朝窗外一看,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都来了。因为我们楼下没有停车位了,他们都停在了马路中间。车上迅速跳下若干名警察、消防员和医生,直冲我家大门而来。楼下的土耳其邻居以为是谁家孩子惹了祸或者恶作剧,大声叫:“谁给警察打电话了?!”我抱着已经又昏睡的儿子,站在楼梯口儿,颤声回答:“是我!”。

这时,已经蹭蹭地蹿上来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边蹿上楼,还边掏枪。他们从我身后迅速进了我家的门,把每个房间都巡查了一番,发现家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凶案,只是一个无助的母亲,抱着一个病孩子,就陆续地撤退了。消防员们也发现我们并没有需要他们的地方,只让我在一张纸上签个名儿,说了几句安慰话,走了。留下的是一位中年的女医生和救护车司机,他们边给孩子检查和实施紧急救护,一边还安慰我。司机帮我抱着孩子,让我带好证件,拿几样在医院要用的东西,我们就乘上救护车,向医院出发了。

还是只看到车顶的灯在闪,听不到什么声音。但我知道,外面的人一定都听到了救护车的长鸣,并且在给我们让路。

儿子痊愈后,这次的经历,成了大家的笑谈。回想起来那天发生的一切,也觉得像在电影里似的。可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的。

后来又有一两次,都是儿子发生点儿小意外,可是每次我打了电话,救护车都及时赶到。其实我就离医院只有一站之遥,我问医生,下次我儿子再发生比如发高烧、哮喘什么的怎么办,他们说:“马上叫救护车。”当然叫救护车也不是完全由保险公司付费的,可是就算是自己全付,为了救儿子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叫救护车。

 

有趣的是我那已经3岁的儿子,有一天不小心摔了个屁蹲儿,也马上哭着喊,“快叫救护车!”

现在,一听到救护车的鸣声,我就想起我乘救护车的经历,不管正在走路或是开车,我马上就靠边儿,给它们让路,并且默默地祝福那些车上的人,不仅是生命垂危的病人,更是祝福那些救助病人的天使们。后来我慢慢才知道,其实很多做火警或紧急救护工作的人,都是义务的。他们从帮助别人的工作中,感受到生命的意义,找到生活的价值。从此我更加敬重这些救护车上的人了,难怪他们眼神中都有那么慈善和温和的光芒,那是天使才拥有的目光。

 

    听,又有救护车的鸣笛了,我知道,那是天使从我们身边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