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穆紫荆专栏 >> 详细信息

不放盐的番茄炒蛋

热度0票  浏览357次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2:06

不放盐的番茄炒蛋


  随着儿子越长越大,做妈妈的心事也越来越多。头一件怕的就是儿子长大离家以后,吃不到妈妈煮的饭怎么办?兰自己从国内出来的时候,也是几乎不会做饭的。烧饭只学了水要放到中指第一节,烧菜只学了先放油后放盐。结果来到国外以后,国外的米长的圆的黄的白的各种各样,就是没有一样和家里的一样。每天烧出来的饭不是夹生就是太烂,试来试去换来换去老没个准样。最后好不容易自己吃习惯了,几年以后有来自家乡的烧饭熟手把米捞在手里那么一看,说这些都不是大米,烧之前要先泡一阵水才好。一句话点醒了兰。从此她才吃上又松又软的饭。

  回顾往事兰怕就怕儿子也受了自己这样的苦。一离家就再吃不到家里的味道了。因此她在吃饭的时候,只要儿子说哪道菜好吃,她马上就把工序和佐料一样一样的说给儿子听。她也并不管儿子到底会听进去多少,哪怕是只有一点点,她相信到时候要用的时候,儿子是自然会想得起来的。当兰还在小学的时候,午饭是在外婆家吃的。外婆也常会把她叫到厨房去学艺,虽然灶头上有女佣在照应,她自己也很不情愿伸手做事,可是外婆还是教会了她两件,一件是把花菜埂子上的皮用小刀轻轻地削掉,另一件是用一把勺子,沾一点凌粉水把拌好的肉酱在掌心里做成肉园。兰能够记得的就是这两个步骤,可是也就是这两个来自童年的遥远记忆,让来到海外的兰,不至于看到烧菜便完全发怵。举一反三,至少是她知道了菜洗完以后还要清理一下,去老存青。而烧肉的时候若先用佐料腌了再加一点凌粉就会既入味且吃起来又嫩。每当此时,兰便会想到当年不顾她厥了嘴也一定要她在厨房站在一边帮厨的外婆,并心存感激。因此面对了认为不学烧饭也不会饿死的儿子,兰决心仿效外婆的苦心,先从儿子的耳朵里灌输烧饭的程序和要点。尽管儿子只顾了吃,吃得连眼皮也不抬一下,兰还是自顾自的向儿子唠叨。她知道终有一天,当她把儿子放飞的时候,儿子会想到往日在家吃的菜的。

  这样的理论灌输进行了大约两年。有一天周日儿子突然进了厨房说要帮妈妈烧饭。虽然兰猜到这肯定是老公在踢儿子的屁股所交待的周末任务,惊愕之余,她立刻让到一边,开始用嘴来指挥儿子。两年里面,儿子的个头已经超过了自己,站在厨房里俨然象个庞然大物。然而拿了铲刀和菜刀,动作起来却像是在绣花。切葱切了个连刀块,切完后葱拿在手里基本上还是一条。铲刀伸进锅里,锅里的菜只是左右晃荡并不翻身。然而兰却一叠声地表扬儿子。因为儿子比当年的自己已经棒了很多。只要兰大声叫好,儿子便越来越胸有成竹。只见他在兰的指挥下,一会关小火,一会揭锅盖,样样都做到位,只是在抄一个菜的中间猛喝了三大杯饮料。番茄炒蛋要出锅了,兰看儿子还没有放盐,便叫儿子夹一块尝尝。儿子吃了,兰问:咸淡怎样?儿子说:没问题。兰不仅奇怪:怎么会呢?我看你还没有放盐。没想到儿子不动声色的说: 番茄我生吃的时候也一样什么都不放。兰一愣,不过她马上笑着说:OK, 你觉得可以就可以了。

  儿子手忙脚乱地在兰的眼皮底下练习烧了一顿饭。吃的时候兰拼命地叫好。兰希望有一天当儿子再也看不到父母的时候,当儿子和他自己的孩子共桌吃饭的时候,儿子也还会记得有这样的一顿饭菜,一顿出自妈妈的心意,让他自己认为可以就可以了的饭菜。而对兰来说,她也从那不放盐的番茄炒蛋里尝到了一丝启发和安慰,那就是儿子吃不到妈妈的口味时儿子自会以他自己的口味来替代的。做妈妈的本来不过是要儿子好就心满意足的。更何况儿子自己觉得好,那做妈妈还有什么话说呢?

  在这一个周日,兰吃了儿子所烧的一顿饭之后,一颗为儿子以后吃不到妈妈做的饭会受苦而所担的心,从此落回了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