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把电视机请出家门?

热度0票  浏览409次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0:55

把电视机请出家门?

 岩子

 

奥运会的闭幕式我没看,没得时间。没看过开幕式的朋友事后说闭幕式好,看过开幕式的朋友说开幕式比闭幕式更好。享受了两遍开幕式的我,因此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今天家里来了一位芬兰老朋友,吃饭时,聊起了北京的奥运。开幕式闭幕式她全看过,前者在芬兰,后者在德国。老朋友赞口不绝,感觉好得要命,赞完之后大气长舒地对我说,奥运会总算平平安安,顺顺当当地过去了,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朋友的担心并非神经过敏,空穴之风。奥运会之前德国媒体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阵势,不得不让人为北京捏一把汗。我的心里感激得棉花一团:难得外国友人对我们的事情像自家的事情那样去留意关怀。更何况,我和她也并非时时处处总一个咽喉,一个步调。尚未感激完毕,又听芬兰朋友埋怨了那么一声:“B·Kerne原来这位德国电视二台奥运会闭幕式时的男主持,在实况转播时问某个嘉宾说:您对北京奥运这场Zirkus如何感觉?”Zirkus直译为马戏、杂技,引申意义为喧闹、耍猴、作秀。幸好被采访的嘉宾没有跟着B·Kerne的路线走,我行我素地说了一些让我的芬兰朋友感到实实在在、合乎情理的褒奖之词。芬兰朋友恨恨地说,她实在不明白,B·Kerne为何如此无礼”······

说实在的,我也不明白。幸好没看闭幕式,我心想,否则,至少要生上半肚子气。我敢打百分之百的保票,假若自己在场,肯定能听得比Zirkus还要多的风言冷语。一时间,我对德国媒体某些备受重用的资深主持们的水平和修养,真的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

早就对德国的电视失去了兴趣和信心。几十个频道,差不多个个播放的都是些垃圾,且愈是黄金时间垃圾比重愈高。不熬至三更半夜,看不到几个像样的节目,仿佛那些有点头脑、有点墨水的人,都是些白天不起,晚上不睡的夜猫子似的。虽有那么几个脱口秀,但被像B·Kerne、麦史贝格这样的主持们把持着,blablabla,内容苍白,缺乏深度,听一回还行,听到第三回人的耳朵里就开始生茧。我真的是好生奇怪,不知联邦德国的媒体精英们都哪里去了?!或是因为大众们的愚昧?在自由的德国,电视节目的生死存亡取决于自由的收视率,而收视率的高低取决于自由观众们的喜怒好恶。观众愚昧了媒体?媒体愚昧了观众?谁为因,谁为果?图考斯基大半个世纪之前就苦苦发问。后来他自杀了。因为找不到答案?或是忍受不了愚昧?!

我的朋友帕特丽嘉把她的电视机彻底请出了家门。我也在犹豫,是否单单为了一天一次的新闻,继续每月浪费几十欧元的电视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