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第一次,纵使不好也难忘

热度0票  浏览489次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0:54

第一次,纵使不好也难忘

                                      

                                          岩子 

 

 

第一次在德国进电影院看电影是受人之请,我在中国的德国同事拉尔夫。

 

拉尔夫回国探亲,顺便到美因兹找我玩。拉尔夫的身份为DAAD专家,去我们学校教书之前是德国明斯特大学的讲师。我带着他在莱茵兰-法尔茨的州府横穿竖行地转了那么一圈。一边转,一边尽我之所能给他介绍我所认识的美因兹。拉尔夫一边认真地听着(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到美因兹),一边不可思议地笑着对我说:感觉好komisch(怪怪的)。说来也是,一个德国人,回自己的本土探亲,却被一个外国人导着游。

 

拉尔夫看上去比我年长许多,盖因那片儿秃了的头顶和未老先发的形体,我以为。也不知什么原因,莫名其妙地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过去的“玉照”显摆给我看——一张身份证,看到他曾经满头青丝,还留着时髦的嬉皮士长发。自然也看到了他的生日,比我想象的年轻了至少七八岁。

 

拉尔夫看上去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他跟着我在他的祖国随处溜达,可心思却丢在了异国他乡。听得出他不爱自己的祖国,至少不爱美因兹。“尽是些水泥,水泥,水泥······”他说,满脸掩饰不住的不喜欢。我实在无法同意他的感觉,因为德国的生态环境真的是无可挑剔,碧水蓝天,无处不森林鲜花。而我和拉尔夫工作和生活的那个城市难得青天白云,一年到头总是灰土土,脏兮兮的,且小偷骗子賊多。常常胡思乱想,如果这块儿宝地换成中国,中国人一定不会比德国人熊到哪儿去。

 

拉尔夫的心丢在了中国,他爱上了一个大三的女学生,可不幸的是,他结婚了,在他去中国工作之前夕。而促使他婚姻速成的一个重要缘由是,拉尔夫亲口对我说,是妻子可以随他一起享受DAAD专家眷属的种种优厚待遇。然而,万万没想到他却要死要活地爱上了一个中国女大学生。

 

我认识那个女大学生,一个本分平实,貌不惊人的女孩子。切不要以为,花枝招展才能惹得蓝眼睛的大鼻子喜爱。经常会遇到一些自以为不错的女孩儿,愤愤不平地瞅着那些与德国情郎共踩马路的女孩儿,眼睛里满腔妒嫉:“你,凭什么?!”

 

我的另一位德国同事库尔特,就比拉尔夫幸运得多了。他只身来到中国,也没和那个女友结婚。来中国第一年就看上了一个大一的女孩,不吭不响他将工作合同延了一年又一年,一直延到那女孩即将毕业,他的工作合同无法再继续延长下去。据库尔特说,DAAD专家在某一国家允许逗留期限最高为四年。然后,他先对那女孩说我喜欢你,再对那女孩说我爱你,最后,把女孩变成了媳妇带回了家乡。

 

我和拉尔夫逛到莱茵河,又从莱茵河逛回市中心,经过一家电影院,拉尔夫说:一块儿看个电影好么?我欣然应许。来到德国数月,然却从未进过电影院,连做梦都未曾想过:一是缺乏时间,二是门票太贵,十马克一张,十八年前,对我来说,差不多是一周晚餐的小菜钱了。

 

电影的片名我忘了,演员一个不认识,内容也不叫人喜欢,拳拳脚脚,刀刀枪枪,火火暴暴。还有一个不喜欢是电影院极小,小得像个鸽子笼。我习惯了中国的大戏院,大电影院,那多气派气氛。可这里,观众稀稀拉拉,一点儿情绪和火候也没有。总之,那场电影看得极没劲,甚至看得很累,一举扼杀了我对德国电影院的任何幻想和兴趣。

 

而今国内的大电影院也变成鸽子笼了,盖因电视机,家庭影院的高度普及?天知道,兴许有朝一日电视机和家庭影院也会被网络世界挤出历史舞台呢。不是么,现在不已有些许家庭各自一台电脑,各自一部电影或音乐会什么的,和平共处,老子不相往来,各自打发各自的精神虚空或生活余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