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乐山行

热度0票  浏览394次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0:53

乐山行

 

岩子

 

 

 

毛栗子的撺掇

 

 

    三心二意的,接到了《华商报》关于联谊会的通知,因了一系列的打怵。打怵热闹,打怵场面,打怵开会,打怵折腾。还因了一系列的不清楚,不清楚自己是那庙的和尚。说是作者吧,可实在没写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东东,说是读者吧,也绝对远离百分之百。通知中安排的几个报告倒是很有吸引力,但一想到遥远的路途,就已经精疲力尽了。罢罢罢,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

 

    毛栗子来电话了。自打认识了毛栗子,时不时会得到她的关怀与呵护。而我,也仗着小她几岁,时不时地在她那里撒娇,叫苦,任性。人,有时真的是很多面,很奇怪。在一个比你小的人面前,你立马就懂事,体贴,大姐姐起来。在一个比你大的人面前,好端端的你便不由自主地卖小,胡闹,妹妹起来。记得去年冬天毛栗子好心好意地为《轻听花落》“炒作”,费神费力地把我往弗来堡鼓捣,而我却不知好歹地怪罪她说,谁叫你多此一举,没事找事呢?

 

    毛栗子电话上好话说了一大箩筐,苦口婆心地劝我去联谊,我反唇相讥地激她说,那你为何不去呢?你去我就去。于是,她又罗列出一长条为何想去而不能去的理由。她那可怜的,离不开照顾的,垂矣奄奄一息的家狗,她那十分想见而不能相见的红柳,逸娴,叶子等等等等。听来听去,我明白了自己一定要去,而且非去不可了。放下电话,我便上网捋清了去蒙绍的路线,快车慢车公共汽车加起来,路上至少要倒腾5次,旅行时间长近7个小时。老天爷爷,再加上两三个小时我都飞回中国啦!没办法,答应了的事情不能反口。老老实实地给领军者之一小汉超打了个电话,问现在报名迟不迟,那蒙绍的青年旅馆还有没有空床位。小汉超问我怎么来,我答曰乘火车。哦,小汉超说,乘火车有点麻烦,因为重要的是到了蒙绍之后有没有足够的车位。我被告知等候电话。几天过去,又是几天过去,没见电话,渐渐地我把这事儿放下了,渐渐地我变得轻松起来。这下也好给毛栗子交待了,原因不在我,是缺乏车位。然而,没想到,临联谊会开始的两天前,接到了小汉超的电话通知,有一个搭车的机会,呵呵,好啊,好啊!我二话没说,一心一意地跟着达姆的吴哥和王姐上路了。

 

    联谊会三天很快活,很有收获。明白了先前不太明白的一些事儿,认识了一群可亲可爱的作者、读者和编者,见到了自己想见的人,也见到了毛栗子想见的人,发现了一个毛栗子第二,还荣幸地被人误认为是毛栗子,只可惜俺没有毛栗子能干和漂亮。在蒙绍,体味了一次青年旅馆的滋味,重温了三天学生宿舍上下铺,大胆品尝了几种以前从未沾过边的中外名酒烈酒,连续两夜毫无节制地疯玩到凌晨两三点钟。终于,在回来的路上,全线崩溃。不知吃了喝了什么不合适的东东,脸蛋仿若叮满了蚊子,浅红的大包小包一直普及到耳垂。回到家中,老公端详着说我:圆了一圈,老了两圈。第二天清晨起来,眼睛胖成了一条缝。

 

 

 

“快乐之山”

 

 

    蒙绍Monschau与爱佛尔山区的许多小城一样,命运多舛。仅从它曾经拥有过的众多称呼就不难看出。Mons IociMonioieMontjoiede Munioyde Monsyogede Můns Yoiade Munzoygede Muynziede Monyouzu MoynschaweMonzwauwezu MonschauweMontjoie ......  嘻嘻,看花眼了吧?为了方便记忆,俺大动干戈,取出中间,只留头尾——它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老)名字——Mons IociMontjoie。也搞不清它们都是哪国语言,后者看上去,听上去都很接近法语。经教师出身的导游Müsch先生说文解字之后,知道这地名里蕴藏着快乐Berg der Freude——快乐之山,俺再进一步把它简化成“乐山”。也有中国人音译双兼地翻译为“闷骚”。据Müsch先生介绍说,蒙绍是由一位比利时伯爵缔建的,所以呢,蒙绍的“市旗”上蹦跶着一头比利时雄狮。然而,蒙绍的历史远不如它名称的含义那样欢快阳光,与其所在的爱佛尔山区大同小异,蒙绍自古就是一个战事纷迭的兵家必争之地。房子毁了又盖,盖了又毁,因此后人说不清也道不明前人的来龙去脉。历史上,蒙绍几易其主,比利时人,荷兰人,法国人,普鲁士人,也就是说德国人拥有它也不过200来年的时间。翻了翻蒙绍的大事记,它还是二战时第一个被美军解放的德国城镇呢。很多德国城市

在二战的战火中灰飞烟灭,但蒙绍几乎没有受到毁坏。只有德军当时为了阻止美军前进而炸毁了一座桥梁,不幸桥梁附近的一家旅馆被殃及池鱼。千年古城,依然如故,可以与中国山西的平遥媲美。看Müsch先生的长相,有点儿法国,有点儿荷兰,鬼知道,他的血管里或许真流着荷兰或法国占领军的血液呢。我问Müsch先生,“您感觉自己是哪里人呢?” Müsch先生答:若论吃的,他是荷兰人,若论足球他是德国人。哈哈,多么聪明的蒙绍人呐,哪好随哪儿!

 

 

                                                      寂寞的空城

 

        Müsch先生告诉我们说,这个小城原本生活着五六千人呢,可眼下只剩下900个七十岁以上的老太太。男人们都老死了,年轻人都搬出去了,是不得已搬出去的,因为这里无活可干,无面包可吃。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一批被天主教复活派从亚琛迫害至此,让蒙绍人民兴旺发达起来的新教派制布商(Tuchmacher),因为偏僻不利的地理位置和竞争机制,陆续外迁,另寻发展出路去了。随着制布商们的出走,这个小城也日渐空落,成了我迄今为止所遇见的一座规模最大的德国空城。那200多栋被列入重点文物保护对象的FachwerkPatrizierhäuser,让人不难看出这座小城曾经的繁荣和辉煌。今天的蒙绍,是一个旅游城市,白天有来自各地的游客蜂拥而至;夜里,古城在四面环山的河谷里,更显得一片孤寂。倒是一个清心寡欲者很好的去处,可以让人宁静致远,潜神忘存。

 

    在德国,许多村落城镇在一天一天地老化和变空。我所居住的小城也,市中心小本经营的个体户商店饭店鞋店眼镜店杂货店,因生意清淡,买主萧条,无力与城市周边膀大腰粗的购物中心以及超市们抗衡,一个接着一个关门了,倒闭了。原本的城市中心像一个被遗弃的半老徐娘,渐渐地走向荒凉。然而,任何事情都其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处于小城中心位置的房地产也开始不值钱起来,不怕寂寞,喜好安静的人们,又可以便宜地回归城市了。去年,有勇敢的投资商在我们小城的中心部位开建了一个购物中心,那里的东西虽说比城外稍贵一些,但我们时不时去支持一下。一则维系城市生存,二则节省汽油,减少污染环境。

 

        Müsch先生指给我们一栋又一栋人去楼空,有待出售和已经出售的房屋,其中一个曾经的咖啡馆,已经二十五年人烟不见。出售出去的房子,也大都是些钱多了没处花,想找些清静,或捞些外快,要么自己到这里来度假,要么出租给到这里来度假的人的主儿。整个小城一座高大显赫的贵族楼挨着一座高大显赫的贵族楼,一栋漂亮的空房子紧挨着一栋漂亮的空房子。随想起国内挤得快要爆炸了的大城市,福足得流油的大户人家,若能集体移民到这里该多好,既能解救德国的人口忧患,亦可解救中国的人口忧患。不料,当即有人提出异议。这房子不能出卖给国人,他们肯定会把这个小城糟蹋了,另外,即使国人来到这里也呆不长久,因为耐不住寂寞。

 

    无论如何,蒙绍人很聪明,他们把自己废弃的空城变成了一座博物馆,变成了一座靠闲人游人吃饭的旅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