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牧羊人那儿去了?

热度0票  浏览383次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0:50

                   牧羊人那儿去了?

 

                        岩子

 

 

在乌力吉阿拉塔先生的店下小憩。我们用20斤豆角、西红柿和小油菜“换”来一顿羊肉蒸饺和羊肉鲜汤。第一次“下榻”蒙古族人家,第一次吃“地地道道”的蒙古饭,惊奇没有发生任何“文化休克”类的不适。那蒸饺和羊肉汤如此鲜美可口,竟然使连半丝儿羊肉味都不能容忍的女儿也开了斋,而且是在患肠胃性感冒的情况下。

 

进餐时,我提醒女儿不要忘记用药。临行前一天的晚上,女儿突然发起烧来,跑到医院里打了一针柴胡才算勉强成行。阿拉塔一边端祥着女儿,一边把握十足地说到:“没事,八成是着了点儿凉,不用吃药。我们这里的羊吃的是中草药,喝的是矿泉水,屙的是六味地黄丸,喝了我的羊肉汤保你病好。”我们差点儿给乐翻了个儿,旅途的颠跛和疲惫顿时消减了一多半。

 

阿拉塔先生姓白,阿拉塔的汉语含义为金子,也就是说,阿拉塔的汉语名字叫白金或白金子。从阿拉塔那里我了解到,在乌力吉生活的汉人不到10%;大荒原上那一个接着一个坟堆似的土包不是坟墓,下面埋的更不是人,至少不是蒙古人,因为蒙古人不兴土葬而讲究火葬;路上我们看到的一种紫色的植物,可阿拉塔也不晓得那是一种什么草。据阿拉塔讲,草原上的植物有好几百种,他不能,也无法一一叫出它们的姓名来;阿拉塔声称羊背子、手抓羊肉和饺子是蒙古人的三大家乡菜。之所以说是声称,是因为自己对阿拉塔的饺子说法将信将疑。蒙古人的羊肉饺子确实出人意料的好吃,可那东北人的饺子、山东人的饺子,西安人的饺子更加出奇制胜。曾经在那里读过有关饺子的故事,然而,脑子不好使,记不清细节了。无论如何,印像中没有蒙古,最大的可能性是自己孤陋寡闻。真可谓学无止境,至少蒙古人的饺子问题将是我近期要搞搞清楚的一个学问。还有一个令人惊奇的现象是,在戈壁荒滩上行进了几百公里,见到一群又一群的羊,骆驼和驴,却未曾见到一个看管它们的羊倌儿、骆驼倌儿、驴倌儿什么的。遂请教阿拉塔牧羊人都那儿去了?阿拉塔见怪不怪地告诉我说,乌力吉的羊,骆驼和驴从来不用人去看管,从来都是自己放羊自己,十天半月的根本没有问题。羊儿们的自然天敌狼们全部都被万能的人类给消灭光了,远离现代文明的乌力吉, 以及乌力吉的羊、骆驼和驴们有幸生存于一种没有危险的自由状态之中。

 

在乌力吉短暂的逗留中,不仅重温了久违的、几十年未遇的、早已被忘得一干二净的、冬天冻得屁股蛋儿生疼的室外公共茅厕,还跟阿拉塔学会了除了金子之外的三句简短的蒙语问候语:您好--塔赛;谢谢--巴依日拉;再见--巴依勒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