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印在报纸上的东西别太认真

热度0票  浏览436次 时间:2011年1月20日 10:48

印在报纸上的东西别太认真

 

                          岩子

 

 

    感觉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太平。

 

    自9.11事件以来,坐飞机时比以前多了一份胡思乱想。以前只飞过大海时才有。眼瞟着深处的汪洋,心里会很不情愿地打个冷战,倘若这会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必定是无望生还。糟糕的水性耐力和方向感,即非不被鲨鱼给一口吞吃了,也是挣扎两下就海龙王那里报到去了。而9.11之后,几近成了巴甫洛夫的狗,一进机舱,脑海便不由自主地闪现飞机空爆时的可怕镜头。

 

    曾经在伊斯坦布尔至法兰克福的飞机上遇到一位乘客,一路上不停地玩着Kreuzworträtsel(一种自娱自乐的字谜游戏)。因见他玩得不那么轻松,好奇地多了一句嘴,不小心问出了这位邻座的恐高症。原来他在那里用遣移自己的心理恐慌呢。那是一次不算长的空旅,但,三个小时始终处在一种高度的不放松状态,那度日如年的感觉真的是很要命很受罪。我虽然没有恐高症,但想像力过于丰富了一点,曾有过因文字和电影之类几小时,几天,甚至几星期余惊不消的经历,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真的是很折磨很不好受。

 

    近些年,不怎么出远门,仅在欧洲打转转,更多的时候呆在“家”里,开着四个轱辘地面上逛游一些尚未去过的安静角落。德国还是好,语言疏通,秩序井然,虽吃不着新鲜,看不到奇迹,但街上也遇不见某些南欧国家明目张胆的窃手小偷。

 

    然而,圣诞节前,连续几桩爆炸性新闻惊动了我们所在的小城,扰乱了我们出门后即使想起窗未关未门锁也依然方寸不乱的安全感。先是我经常去买苹果的邻村的邻村的一家银行被抢,后是小城中心一家十分熟悉的时装店青天白日被腾空了收银台,接下来,是我差不多每两周要光顾一回的火车站被炸,确切地说是自动售票机被炸。也不晓得案犯是为了贪图售票机里的那点金子,还是仇恨铁路在那里搞恶性报复。今儿个,新年伊始的第11天,去美因兹和迷你妈妈队的一伙姐妹们练舞,终于亲眼目睹了久闻的作案现场:自动售票机没了,近旁的玻璃墙伤痕累累。能够想象出住在附近的市民那一晚如何从圣诞美梦中被惊醒的慌乱。我们这个小城堪属德国防盗保险金收费价格表最低栏地区,可近年来,盗窃抢劫案件不断耳闻。住在离我们12公里远,邻居的儿子儿媳告诉我们说,他们村的村民纷纷卖房外迁,没有搬走的出门时也不敢在外多多停留。而现在,原本不远的警戒线愈来愈近,这不,已经发展到眼皮子底下来啦。

 

    站台上遇见两位面孔陌生,身着深蓝色警服的公安男女正在聊天。我们小城里以前就一辆警车,一个警察,谁都认识。而这一男一女显然来自外地,好像值过夜班,现在乘车回家休息周日。忍不住我上前打断了他们:“对不起,打扰了,那轰炸自动售票机的案犯抓到了没有?”“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男的回答说。“好抓吗?”“我想,他跑不掉的。”“咳,最近案事接二连三,感觉罪犯在增多,世界不再太平······”蓝衣警察没有立即接话,稍顿了片刻,回答我说:“呵呵,印在报纸上的东西别太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