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与时俱进”的服务

热度0票  浏览451次 时间:2011年1月03日 16:28

“与时俱进”的服务

  

  

   如果一个人投胎的时间能够自己把握的话,也许中国三、四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都愿意将自己的出生日子推迟个几十年。生不逢时,对每个个体来说,实在是最大的憾事。不说那些希望借时事成天地气候的真人才子,即便是无心出人头地的草民布衣,如果生不逢时,人生也会错过许多精彩的风景,平添无数意外的无奈。连最最平常的衣食住行之事,都能差出个天上地下的区别。不同时代的人,享受的商业服务都是大相径庭的。

 

中国的老式店伙计

 

     看中国的老书、老电影,真是羡慕那时的顾客,能够享受到品质上乘的商业服务。随便走进哪个商铺酒馆,定有伙计彬彬有礼,落落大方地笑脸相迎。也许是当时人口流动性较低的缘故,店伙计似乎对常来常往客人的脾气、秉性和喜好一清二楚,甚至连家中排行都烂熟心中。电影里常见到“二爷,您来了”, “四小姐,您慢走”之类的客套,让被唤者听着就能对号入座,格外受用。     

     说起来,以前店伙计也算是科班出身,一个店伙计至少也得熬个三年五载的才能满师。学徒店伙计,大都从最卑微的端尿盆子做起,熬过好几年,一步一步地升至柜台伙计的。印象中电影里的店伙计学徒,和童养媳的待遇也不差上下,只不过最终省略了洞房花烛的过程罢了。如果不幸或有幸被师傅看中,招为上门女婿,则整个就是个“童养夫”了。不过,艰苦环境下造就出来的店伙计就是不一般。经过诸多磨难历练出了师的伙计,服务时的火候分寸可是掌握得恰到好处,连点头哈腰的程度都让人觉着舒坦,那等专业那份地道绝不是一年二载的训练就能掌握的。

     那时的店铺,除了杂货铺外,基本是卖布的只卖布,卖粮的只卖粮。店伙计的素质比如今的超市店员专业许多。如果你想卖布作件花褂子,请布店伙计帮忙参考,得到的绝对是专业免费咨询。店伙计不仅能针对坯布,染色及印花的质量如数家珍,还能因人而异提出看法和建议。谦和的语气、诚恳的态度让顾客如沐春风。

那时的货物,还是明码标价,一丝不苟,讲究的是一分价钱一分货。顾客花钱买货,是否物有所值心知肚明。买多买少,买贱买贵,店伙计都是一视同仁,不会厚此薄彼。其服务不会乏于周到让顾客感到怠慢,也不会过于热情让顾客无所适从,那是一种恰如其分的不卑不亢不急不缓,实实在在的童叟无欺和气生财的风范。不过,这等风范,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就只能在银幕上过过眼瘾,饱饱眼福了。

 

新中国的售货员同志

 

  像我这样的六零后生人作为顾客而言,绝对是生不逢时的典范。在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时代,老电影中“生意不成仁义在”的服务方式,早就被斗的躲到爪哇国去了。那时,人们一方面吝啬笑脸,一方面也难得有喜笑颜开的机会,当时地位颇为特殊的售货员更属“冷美人”之列。商铺酒馆别说没有人迎来送往,即便你主动招呼,也难得换回个笑脸相迎。说起来,买者卖者都是同志,但卖者对买者的态度,见不到志同道合的蛛丝马迹。买东西时,常听到的是:“看什么看,买得起吗?”。 如果碰到个正经受大风大浪锻炼成长的售货员同志,保不准一顿斗私批修现场会就开场了。

也难怪那时的售货员同志们个个财不大气很粗。商品匮乏呀,什么都不愁卖不掉,只愁买不到。糖业烟酒凭票,粮油面粉限量,猪肉更是奢侈品。售货员同志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常能无票享受这些物品,自然身价不一般。记得我的一个邻居阿姨,小学都没毕业,就因为在糖业烟酒店当售货员,硬是在我们那个高知成堆的大院,“鸡”立“鹤”群。那个年代许多知识分子被斗得早丢了“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清高了,大家都想留个活口,碰到家里有人生病,生孩子之类的事情,好让邻居阿姨行个方便,弄点紧俏商品。那时的售货员也不是端尿盆子熬出来的,虽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职业,但家庭出身不好,没个裙带关系,也难摊上这份美差。

 

当代的“至尊”服务

 

     对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我们的忆苦,他们肯定无法理解。如今是买方市场,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商品种类和数量,只会让他们有不知买什么的困惑。至于卖方的服务态度,更是“与时俱进”。商场门前迎宾小姐花枝招展地迎送客人,商场内导购小姐更是殷勤有加,让人错觉众星捧月前呼后拥的很受重视。但类似老电影里那亲切谦和的“您老来了,这边请”之类的客套,顾客是无福享受了。取而代之的是叽叽喳喳众口一词的“欢迎光临”,“谢谢光临”,音频尖锐,语音单调,感情苍白,让人听了有一种无奈和烦躁。

虽然又是迎宾小姐,又是导购小姐,购物时的专业服务却并不如人意。忽悠式导购,几乎成了时代的标志了。如果你想知道衣服的质地,售货小姐翻过衣服替你查看就是给你最好的待遇了,至少服务诚实。否则,衣服的质地,就随着你想要的品质变魔术。你需要全棉,它就是全棉;你需要全毛,它就是全毛。明码标价早已成了形式,难得见到没有打折的价码牌。至于原价几何,就只有天知地知她知你不知了。最终到手的价格,绝对是买家卖家忽悠本事的试金石。售货小姐的态度,往往是热情得夸张,虚假得肉麻。

     更听说国内一些场合居然还玩起了跪式服务的花招,美其名曰“至尊服务”,似乎一个人花钱让别人下跪就可以获得尊严。根据牛津字典的解释,尊严是通过自身行为的自重而取得的别人对自己的认可。可见跪式服务其实是对文明人类尊严的大不敬。如果以为商家提供这样的服务,真的是表达对顾客的敬重,那就大错特错了。商家的目的只是渔利。如果往顾客脸上吐口水,能带来生意兴隆的话,“吐口水服务”肯定应运而生,只是不知道这时商家会打什么旗号?还是“至尊”吗?

     商家渔利,本无可厚非,不择手段,则另当别论。用自取其辱的方式,通过满足一些人的虚荣(绝不是尊严)来达到暴利,这样的商家,本身就不知尊严为何物,那还谈得上提供“至尊服务”?“享受”了跪式服务的顾客,也不要以为有人给你下跪,就尊严了。其实,你不过是给商家忽悠地又当了回冤大头罢了。听说接受了跪式服务的顾客,还得支付额外的小费,且价格不菲。如果花钱让人下跪,真的能让某些人尊严感倍增的话,建议这些人不如找找满街可怜的跪乞者,用不到小费的百分之一的费用,就可以找到这种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讲,后者的行为牵强附会还可以和尊严沾点边。

     在国内只体会过两种极端的商业服务,颇有“上帝”轮流坐的恍惚。至尊也好,至贱也罢,都让人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而德国的服务,全如例行公事,毫无感情色彩,给人的感觉是漠然的冷。也许,此生真的就永远错过了那声“三爷,您来了,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