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齐墨有话说 >> 详细信息

政党轮替使台湾民主制度走向成熟

热度0票  浏览516次 时间:2011年1月03日 16:23

政党轮替使台湾民主制度走向成熟

 

    笔者下笔撰写此文时,窗外已经响起了迎接2011年新年的鞭炮声。在新旧交替的时刻,很多人有一种感觉,要与昨日的烦恼告别,走向新的希望和新的开端。我们会去祝愿亲朋好友万事如意。在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上,人们可以将自己过去一年的倒霉事,写在纸条上,投进一个碎纸机里粉碎,以象征与过往的不利告别。除旧布新,轮回往返,年年如此。过年,让我们甩掉包袱,轻装上阵,再奔前程。

 

政党轮替“背黑锅”

 

    由此可以想到民主制度。西方的民主国家,每隔几年要举办一次大选,让人厌烦的政党,就会被选民抛弃,下台者将公民反感的施政也带走了。新获胜的政党重开炉灶,给人们新的希望。美国的两党轮流执政制度,也是一种轮流“背黑锅”的做法。任何政党执政时间过长,会有很多包袱和污垢,会因为犯错而导致怨声载道。而哪个政党又能不犯错呢?下台的政党将社会问题放在自己身上,背负黑锅,以谢天下。

    有人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政党差不多。但是,轮流坐庄的奥秘,不在于各个政党是否有问题,而在于是否被人发现问题。执政党在明处,在野党在暗处,专事反对揭发之工作,很快就会将执政党的问题曝光,让人民反感。所以,政党轮流,就像我们过年一样,除旧布新,总把新桃换旧符。而新桃也会变旧的,就该被更换了。

再把视野指向今日台湾。刚刚结束的五都大选,国民党尽管赢得三都,但在选票上却输给民进党40万票。民进党在中北部稳住了基本盘,而国民党在南部的高雄和台南崩盘了。2012年台湾又将举行总统大选,届时很可能是民进党的“小英主席”(蔡英文)挑战马英九。不少人感到,民进党很有可能再次上台执政,而民进党也在为2012年的大选后的执政做准备。

 

没有大陆政策,民进党不会赢得大选

 

    在此次五都选举之后,台湾政坛出现了“马英九脱蓝、蔡英文去绿”的趋势,也就是说,两大党均要靠向中间,民进党面临一次新的转型。

    经过这些年两岸经济关系的快速发展,“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的签订,两岸的经济被逐步纳入“大中华经济圈”里。毋庸置疑的是,在这个大经济圈里,中国大陆是主导力量。台湾经济对中国大陆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蔡英文是民进党内熟悉外贸和大陆事务的当家人。她曾经担任过台湾陆委会主委,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如果民进党以断绝与大陆的交往为诉求,在下次选举中必败无疑。为此,蔡英文在五都选举后,立即将选举捐款2000多万新台币拿出来,成立了研究大陆问题的智库机构,甚至在选前也表示,民进党上台后要延续前朝对大陆的政策。一时间,民进党中研究中国大陆成为风尚。忽视或者敌视大陆,无法取得选民的支持。前不久在台湾举行的海协会、海基会的“陈江会”,民进党也一反常态,没有发动示威抗议,展示出善意。

    民进党中常委罗文嘉,原来是陈水扁的左右手,近日也与大陆的学运领袖王丹在台湾宣布成立民间两岸论坛,号称要打破两岸交流被国共两党垄断的局面。

    在海峡对岸,中国大陆的官员和学者,也开始将民进党的研究作为“显学”,趋之若鹜。民进党不断接到大陆方面的来访和交流的请求,应接不暇。中国大陆看到了民进党有再掌台湾的可能性,所以也要未雨绸缪,了解民进党,为2012年的大选后的应变做好准备。看来,民进党和对面的共产党的交流接触,已是不可避免。

   

民进党上台的预言

 

早在国民党在台湾一党独大之时,台湾的人士就有了政党轮替的预计。1994816,我与万润南(前四通公司总裁)等人与前来阿姆斯特丹参加“欧华年会”的焦仁和和他的太太有过一次印象深刻的早餐会谈。焦仁和当时是台湾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他参加过1993年在新加坡举行的两岸两会首次接触的“汪辜会谈”。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国民党内这位有很强烈的中国情结的学者型高官。

他告诉大陆的朋友说,台湾的政治发展,必须经过几个关键的步骤,要翻过历史的这一页。国民党被指责推行“黑金政治”,如果国民党长期执政而不下台的话,无法脱离“黑金政治”的包袱。而民进党被认为是一个反叛的党,是一个从事街头抗争、不负责任的党,但如果民进党不上台执政的话,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党。

他说此话时离台湾19963月第一次的总统直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而且,从焦仁和的履历来看,他说此话绝非空穴来风。焦在国民党内担任过重要职务,曾经被称为李登辉的“首席文胆”,做过李登辉办公室主任。199023月间,在国民党内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国民党主流派,与所谓的“非主流派”发生了激烈的矛盾。围绕著当时的中华民国第八届总统选举,两派的冲突到白热化的程度,后被称作二月政争。在211的国民党十三届中央委员临时全会上,由焦仁和起草了一个发言稿交给李登辉,李登辉宣读之后化解了国民党这次内部的矛盾,避免了国民党的一次分裂。

 

李登辉用“奶水”喂养民进党

 

以焦仁和的出身背景说出这番话来,我们就解读为是李登辉政权有意要培植民进党,导致一次所谓政党轮替,加快台湾的民主化过程。19932月初,李登辉在总统府会见国民党中常委时,发表了著名的奶水论。他说,在实行政党政治情况下,国民党这样的一个大党要有胸襟,要给民进党一些奶水,让民进党能够长大。这样,中华民国政党政治才能发展。而在当时的民进党内有一种李登辉情结。民进党当时的党主席黄信介就在拜会李登辉后说过“李总统很贤明”的话。

李登辉利用民进党打击国民党内的统派,全面掌控的国民党,也分裂的国民党;而民进党在李登辉的支持下,逐步壮大,终于有了与国民党一决雌雄的本领。

1996年,台湾首次举行了总统直选。李登辉和连战代表国民党出战,以54%的得票率大获全胜。这次选举,让在台湾执政了37年之久的国民党也有了信心:直选同样不可怕,政权依然在我家。2000年,面对分裂的蓝营,陈水扁一举成功,民进党首次赢得执政的机会。

在中国历史上,政权的更替被称为“变天”,往往伴随暴力和流血。但是,在民主国家,执政政党的更替,乃家常便饭,是一种常态。没有人会因为政府更替而有感到有生命财产的危险。所以,首次乃至后面几次的选举,如果让已经执政的政党获胜,没有坏处,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惯例,今后他们一旦败选后也不能不认账了。

 

焦仁和“叫人喝”

 

在台湾的政治人物中,焦仁和是很受大陆人士欢迎的。为人很随和,对当时大陆的谈判对手唐树备(海协会秘书长)也有很好的评价。当时在台湾的海基会里有个笑话,说焦仁和和大陆的唐树备会面时,往往要喝酒庆祝。焦仁和说,我的名字焦仁和就是“叫人喝”(谐音),你们要先喝。被问及能喝多少时,就请出他的副手石齐平,现在是凤凰卫视的评论员,谐音“十七瓶”,而石齐平手下还有个科员叫吴树,就是喝酒“无数”。

焦仁和富有学识,为法学博士。199810月汪辜第二次会谈之前,他被李登辉突然撤换,接替他的是许惠佑。许惠佑在台湾是少数学过谈判学的专家,他在慕尼黑拿到博士学位。我在台湾和德国,数次见过许惠佑先生。焦仁和被撤换的原因据说是他在与中国大陆海协会的谈判中急于求成。而许惠佑上台后,基本上秉承了李登辉的意旨,对所有的谈判进行刹车,统统说“不”,使两岸关系不仅停滞不前,甚至大规模倒退。   

此后焦仁和就到了台湾侨务委员会担任委员长。我去台湾也见过他多次。记得我们到侨委会拜访时,焦仁和开玩笑说,我们现在台湾外交部可以合并到侨委会里来,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才20多个,应该把外交部裁撤了,由侨界人士来办外交。当时的外交部长是胡志强,焦仁和说胡志强那边没有很多工作可做,可以通过侨委会做。我们下午见胡志强的时候,就把焦仁和的玩笑说给他听,大家都大笑。

焦仁和表现出对大陆政局非常关注的态度。他是在李登辉政权之下,关注大陆发展,愿意看到中国实现民主、和平和统一。这样的国民党人在台独势力逐渐上升之后,失去了政治空间。所以他最终辞官下海,在两岸三地做律师,给台商做法律咨询。

 

民进党如果能与国民党一样,在两岸关系上采取“不独、不统、不武”的政策,保持现状,改换路径,就为再次上台做了最好的理论准备。而中国大陆方面,也应该与民进党多交流接触,化剑为犁,搁置统独,让两岸的交流继续发展下去,最终在水到渠成之时,能成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