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红柳专栏 >> 详细信息

靠左!靠左! 驾车游英国(一)

热度0票  浏览661次 时间:2010年9月08日 12:38

 

      从英国回来几天了,总是一副若有所失心神不宁的样子,好像将灵魂遗落在了英格兰。英格兰的迷人风光远远超过我的想像与期待,真想不出贴切的词汇来描绘那幅风情画卷。险峻的悬崖海岸,神秘的史前巨石阵,悠然的田园牧羊曲,擦肩而过的古朴小镇,来不及拜访的名胜古迹……,无一不牵绊着我的脚步,让人还末离开就迫切思谋着何日再来?

驾车游欧洲,稀松平常;除了大步趔跌的英国。

      因了政党,台湾海峡隔断了大陆与台湾岛;因了另类行车方式,英吉利海峡也隔断了欧洲大陆与英伦岛。想想那儿的车都跟常规习惯拧劲儿别着开,就感觉迎头撞上一串车队……想想都哆嗦。所以,虽说英国离咱这旮(德西)并不远,也听说那儿的牧羊风光很别致,可从没敢冒过开车过去逛逛的念头。不料,今夏两个小姑娘成就了咱驾车游英国的“壮举”:两家朋友为他们的女儿在英国南海岸Bournemouth市著名的国际语言学校报了一个月的暑期英语班,两家分别负责送、接孩子。咱就带着几分豁出去的豪情壮志加入了田家接孩子队伍,驾车横渡英吉利海峡沿着英国南海岸线从东闯到最西尽头的Land´s End,收获了巨大的惊喜、兴奋,还有吓出几头汗的惊险,经历了为时七天行程二千四百公里的靠左!靠左!驾车游英国!

第一天, 好心惹麻烦  海关受盘查


田是位细心人在网上查好了旅行路线并预订了旅店,与她同行咱就成了省心的“甩手掌柜”。我们一致选择渡船过英吉利海峡,比海底隧道火车价格便宜而且可作为旅游的一项内容--游船观海景。田美女事先到ADAC买好了渡船票(在渡口现买要贵)

8月3日清早我们驱车上路。没有担心的堵车状况一路顺畅提前一小时到达了英吉利海峡法国渡口岸Calais。正准备驶进码头搭提前一班的船,这时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跑了过来,女孩用英语请求我先生让他们搭车上船去英国(每辆车乘坐一至五人票价一样,我们车上只有三人正好蹭车,看来他们对此倍门儿清)。他们说是从立陶宛来旅游的大学生,一路搭车到柏林又搭到阿姆斯特丹再又搭到这里。我先生是那种典型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没有的德国人,是不会拒绝任何人的请求的。还好还知道让她问问田和我是否同意。面对两个年轻人的一脸期盼,想到我们自己曾经囊中羞涩的学生时代,拒绝的话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只能同意。那两学生自然欢呼雀跃。

在海关入口海关人员露出了一脸狐疑:三本德国护照;只有一个真正的德国人,两个中国人,还有两个持立陶宛或者什么护照的年轻人。海关人员问我先生这一车人是什么关系?我先生答:一个是老婆,一个是老婆的朋友,另两个是刚碰上的搭车人。问:你收了搭车人多少钱?答:没收钱。海关人员又指着船票上两个女孩的名字问:这两个人呢?答:她们在英国学英语,我们正准备去英国接她们。海关人员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然后指着旁边的一栋房子让我们过去接受检查。我一下想起了报上登过有人在柏林让人搭车惹来官司的事,心即刻沉下来:万一海关怀疑我们掉包偷渡人口那可是跳进英吉利海峡也洗不清了。

经过一番细盘查,终于检查官还回护照挥手让我们通过了。有惊无险!我们长长地松了口气(到英国岸后在出海关口前将两个搭车人放下,以后再不敢带人穿越国境)。

渡船航行70分钟到达英国口岸。终于踏上了英伦岛!我们即兴奋又紧张瞪大眼珠不停地吆喝:links! links! (左!左!)

别看咱开车水平很潮但看地图“一流”,故一直手捧NAVI腿上摊地图“正襟危坐”于副驾位子。只见对面的车流呼啸着冲我驶来,身后的车流唰唰擦我右肩超过,直觉头皮发紧。开车的当然更紧张:思维得反拧着。前面有车相跟着还好,没车时真有点蒙头转向。最易出错的是刚逛完一个景点再上路时,常常就忘了是在英国了。有一次游完一个古镇刚开车拐上一条安静的小路,就和迎面来的车开了个对脸,我大叫:噢?links! 我先生赶紧转舵溜回左边。人家看到德国的车牌子大概也见怪不怪。

从渡口Dover到Bournemouth市我们选择了沿南海岸线的普通公路,虽不如高速好走但风景这边独好。按计划先去参观最近的一座贵族庄园Sissighutst Castle Gardens,循着弯弯曲曲的小道总算找到了这座藏于乡间深处安静的小花园。虽然宫殿早已倒塌消失只剩一座双塔楼和花果园,票价却不菲:9,8英镑(英国物价普遍比德国贵,不过目前英镑贬值游英国还划算)。英国花园在欧洲颇有名气,以精致讲究见长,中世纪特受贵族推崇,德国的宫殿里常辟有“英式花园”。但我不太欣赏这种缺少自然野趣的修剪与装饰。

当时我们一致认为此花园不值花费这多时间和英镑,应该从计划中取消。但田对庄园起居室墙上的一副女主人油画感觉很特别,回来后上网查阅方知,庄园女主人Vita Sachville-West(1892-1962)其一生极富传奇色彩,不仅是著名的作家还是个双性恋者,她有丈夫还有两个也是作家的女情人。其中一女情人以她为原型写出了著名小说<<Orlando>>(奥兰朵)。看来事先“研修”工作严重不足否则参观花园时的感受绝对另类。

接着我们奔了第二个景点千年古城Battle。历经千年风雨Battle城堡已部分毁损但仍不乏为特别的观光胜地(门票6,7镑有佩戴式解说器)。这里发生过一场改写英国历史的惨烈战役,面对古堡下被献血滋润过的绿油油的连绵旷野,听着解说器传来的激烈撕杀声,恍惚而又茫然。

1066年法国诺曼底国王的私生子威廉公爵率军渡过海峡去英国征战(由于出生不正威廉公爵常被人耻笑为“野种”,他为改变证实自己而要求出征英国)。一直以来英国土著英格萨和森人(Angelsachsen民族)为抗击挪威瑞典等北方外来部落而四处打仗。这次英格萨和森人刚打完胜仗回师途中在Battle野外与前来征战的威廉公爵军队遭遇,英格萨和森人布阵严守Battle高地,诺曼底士兵久攻不下死伤惨重。但当诺曼底士兵又一次进攻不果溃逃时,骄傲的英格萨和森国王忘乎所以,命令因连日作战已疲劳不堪的将士冲下高地追击。威廉公爵抓住战机收拢军队与冲进谷地的英国士兵撕杀,最终法国诺曼底人大获全胜,消灭了英格萨和森军队杀死了其国王,占领了英格兰。威廉公爵则成为英格兰新国王并获得“征服者威廉一世”的称号。从此英格兰不仅改朝换代而且从政治律法到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革。大英帝国在这里诞生了。

Battle战役双方死伤惨重,尸横遍野血流成河。1070年征服者威廉为平伏心灵的不安下令在Battle高地上建造宏大的教堂和修道院城堡,作为修道士们的研修学院。同年威廉一世在伦敦西古镇Windsor地势高处也建造了一个防御城堡,就是今天辉煌的王室宫殿“温沙堡”(Windsor Castle)的前身。历史很有意思,法国诺曼底人威廉缔造了大英帝国王朝,而后千百年来英法战事纠葛依然不断。如今英国皇家已延续千年一直不倒,也算是个世界奇迹。

从“历史”中走出来一路狂奔于傍晚到达了Bournemouth市。事先得到过朋友的忠告:英国的旅馆“价贵物不美”,对至50英镑价位的双人间别报希望。田在网上为我们夫妻预订的今晚的旅馆正好51英镑,所以我做足了在“上水不畅下水堵塞”的房间凑合过夜的思想准备。不过当我们走进旅馆时眼前顿时一亮:大厅宽敞舒适温馨,感觉至少3-4星标准。办完入住手续乘电梯来到房间,因房门死捅不开服务生又给换了个房间。进了房门立刻欢欣鼓舞:干净舒服,该有的全有不该有的全没有。而且房间里备有烧水器及咖啡袋、茶袋、牛奶及糖,浴室有香波洗浴液还有吹发机。这些德国一般旅店皆不具备。

舒适的英式大床让奔波了一天的我们一夜无梦。要不是第二天发生了意外的“调房风波”这家旅馆就会被我封为这次度假的“最物美价廉旅馆”。


第二天,  英式早餐丰盛  悬崖海岸惊心  


第二天清早旅馆的自助早餐让我们又一次惊喜:这哪里是早餐?在德国分明就是丰盛的午餐!德国早餐除了咖啡、茶是热的其它全是凉的;而这儿的早餐除了果酱果汁是凉的其它全是热的,还不是一般地热的:煎小粉肠、煎火腿片、煎荷包蛋、煎胡椒土豆片、煎蘑菇,居然还有鸡蛋羹、煮黄豆。主食是烤的黄黄的黑、白面包片和烤的香喷喷的法式牛角包(德国早餐不吃,看来这是一千年前法国诺曼底人威廉带到英国的习惯),一个保温罐里竟还装着黏稠的稀饭(不过是用燕麦煮的)。有了这么合中国人口味的热食,对面那排黄黄红红的黄油果酱我连看都不屑看了。

昨晚到达本市后直径去看望了在言语学校学习的两个女孩,看到她们健康活泼我们放心地按计划旅游。早饭后驱车上路直奔Dorset地区东部海湾。

英国乡路不仅狭窄而且比浏阳河弯儿还多,再加地势高低忽悠,其惊险刺激直戳驾车者尤其外国驾车者的神经。而且那些在我们看来很特别、在英国人看来很一般的景点都没有明显的路标,NAVI也常出错甚至失灵。一周来我们就靠NAVI+地图+勤问+勇气在英国南部沿海东颠西跑(所以至少要有一个懂英语的),瞎闯误撞耽误工夫的时候常出现,这也是初闯英国必须付出的“学费”。

英国南部海岸线多是悬崖峭壁,被海水冲刷穿透成洞的岩石随处可见。West Lulworth村脚下的海边岩石“Durdle Door”比较有名。然而到那儿我一眼就认定:哪是什么“门”?分明就是“天龙饮水”!英国人太死板,缺少中国人的“丰富”想象力。

不远处的Lsle of Purbeck是个从峭壁下弯进来的、一汪绿湖似的小海湾,海湾边漫坡绿茵中散落着几栋古老石屋。站在悬崖上回望细雨迷朦中的这幅画面,真迷死人。

   为了寻找在旅游咨询处(Info) 看到的这一带风景照中的一组特别白悬崖Old Harry Rocks ,我们是费劲周折经历风险。这一带是只能步行的偏僻山野,一条羊肠小道在荆棘树林中婉转延伸。我们徒步了很久终于穿过了树林,宽阔平坦的草原展现在眼前,草原尽头就是那更加宽阔的大海。放眼过去,黄绿色的原野与深蓝色的海水平展的衔接一体。“一脚踩在草地上一脚浸入海水里的感觉一定极特别!”我一马当先兴奋地冲在最前面并顺着一条伸进海水、只有一脚宽的窄道奔向大海。窄道突然嘎然而止;前面?竟是蓝天空气!海水?海水在笔直的万丈悬崖下翻卷着白浪咆哮,再看左右两旁;同样的情景。原来草地与海水隔着至少50米的立体落差,而我正站在万丈悬崖的最边尖端。哇?我吓的两腿发抖立刻卧倒,四脚并用爬了回来。田直夸我勇敢,我哪有那么“伟大”?都是视觉惹惑的,差点儿没“融化”在蓝天里。

      几块孤立于海水中的岩石,与连绵的旷野峭壁无语相对,那浑然一体的白色见证着“母与子”的关系。隔海相望的法国对岸诺曼底有着同形同色的悬崖峭壁,想必它们曾是连为一体的同宗同族吧?天荒地老沧海桑田啊!

 这儿的自然海崖景观,顶级推荐,不可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