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毕砚的细城 >> 详细信息

有立场的人是幸福的

热度0票  浏览558次 时间:2010年7月21日 09:49

    这芸芸众生,又一季看客找归属的夏天。有朝一日中国队出线前,有立场的中国人就是幸福的。

有立场的人是幸福的

毕砚

 

有世界杯的、欧洲杯的、奥运会的夏天,总是被兴奋和期待填得满满的,虽然档期似乎还可以来得再短一些。德国战胜英格兰晋级八强那天,三十度高温,德国举国上下万人空巷,跟三十年前大陆首播《霍元甲》一样。把黑红黄挂在腰间、涂在脸上、插在头上,或者干脆穿在身上的日耳曼人,显得异常单纯,因此,这最乍眼的超级难看的三色组合,也因这尘封的民族情结而被深深地原谅了。女孩子的指甲,被涂成自己喜爱球队的国旗色,内衣店开始大卖国旗内裤,首饰店开始热销国旗耳环,德国国旗再难看,各种饰物也早就脱销了,剩下胜算很大却提前出局的球队项链,半价都没人要,顶多给悲伤的球迷用来凭吊吧。

除了那些异国婚搭,基本上,世界杯是带来一个一本万利融洽感情的夏天。一个德国长大的毛里求斯姑娘,男朋友是阿根廷人,小小世界杯给了她一个审视内心的机会,支持谁?德国给你吃喝,阿根廷陪你玩乐,对德国有情,对阿根廷有爱,怎么办?姑娘坚定地说:德国!嗨,男人来来去去,养育之恩大于天呐。优秀公民。

可不是嘛,世界杯的意义早已超越了简单的运动竞技,而是小情大义的安全出口。平日的德国火车,齐刷刷满座灰黑服装的上班族,安静得跟灵柩一样让人窒息,传教士一样的西装男,和长得马一样的女人,用彼此欠钱的神情,紧紧地锁着眉,让吾辈大气不敢出一下,气氛干得让人想蒸发。

    然而,世界杯里的德国,仿佛一个中了六合彩的金牛男,铁树开花,磐石曼舞,突然间变得色彩斑斓。1/8小组出线赛前,德国加纳,空气中弥漫着莫可名状的律动。猛不丁有穿德国队队服的女球迷招摇过市,身材绰约,足球宝贝,保佑足球不会像光头军营一样毛里毛糙;车子也有国籍,不随产地随主人,德国旗充满悬念,阿根廷英气逼人,西班牙不可一世,法国旗蔫头耷脑,更多叫不出名字的彩旗车,里面装着昂扬的非洲同胞。

    巴西队被荷兰队淘汰那天,我心中雀跃,对于一个有立场的人来说,当然希望自己支持的球队胜算的几率越大越好;而对于一个情绪主义的伪球迷来说,希望对手弱一些,再弱一些,无可厚非,因此,我们能做的只有看花边,求神助。德国对战阿根廷前,三十八度高温,国旗护腕戴得手腕起疹子,我却感到特别的神圣,铁肩担道义,虽然不会踢球,守门也帮不上什么忙,帮人烧柱香总可以。

    世界杯让我们重回旗帜鲜明。一场球下来,当面锣,对面鼓,有人哭,有人笑,这种毫无伪装的立场表达,和少年般的激越,让社会人深感敬畏而羡艳。德国队跟英格兰那个争议球,66年来第二宗,照理说高科技,早可以用“鹰眼”了,芯片都可以装到球员肚子里,为什么却还不呢?足球运动的美妙,就在于它跨越了社会属性,蔑视贫富,世界顶级球员频频出现在贫穷的南美,饱饭都吃不上的非洲人也可以挺进八强,因为田埂头和空场地不会轻慢一个穷小子的梦想;足球运动还纵容了民族自豪感,被世界大战伤了元气的日耳曼人,在很长的日子里,早学会了控制情绪,怠慢国籍,无归无属,只谋自身发展,然而,世界杯,让他们得以再度为了一面旗帜,而群情激昂,欢欣鼓舞,潸然泪下。

    无聊生计里,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可以从世界杯中找到自己的G点,你是为了看一场高水平的精彩球赛,她因为世界杯的快乐气场迎来了跟丈夫的“第二春”,我则是为了支持德国队,那股子闷声不响的学院派球风,那种身体僵僵脚下笨笨的踢态,那种不急功近利靠配合取胜的坚持,那种到令人费解的冷静,就是世界杯赛场上的德国民族风。